咸宁中医医院
yidong

咸宁论坛,咸宁市唯一官方论坛,咸宁人民的交流平台!!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咸宁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879|回复: 10

[诗联讲坛] 汉语句式的组句结构在诗词对联中的运用

  [复制链接]

斑竹勋章

发表于 2019-6-7 14:08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分享到: 更多

本文更多详细内容,只有注册并登录才可以浏览哟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咸宁论坛

x
本帖最后由 沈俊杰 于 2019-6-20 10:26 编辑

汉语句式的组句结构在诗词对联中的运用
沈俊杰

    前面讲到组词结构,大家已经比较熟悉了。这一章讲讲句子的组句结构在诗词对联中的运用。
    我们知道,在格律诗词歌赋对联中,经常会有对仗句式出现,而且在诗词对联中都有硬性地要求。对仗句式最显著的特征就是词性对品、结构对应、平仄相谐。
    然而,在结构对应方面,除了组词结构要相应以外,还要求句子的组句结构也要相应,这是从词和句两个层面来说的,这两个层面缺一不可,不可偏废。
    其实,结构对应,是站在现代语法学的角度来对对仗句式要素的一种描述。我们的古人虽然没有现代语法学意义上的句式结构的概念,但从“实对实、虚对虚”的直观感觉上,也可以组织出比较规范的对仗句式来。
    从现代汉语语法学的角度分析,句子可分为单句和复句。单句又可分为主谓句和非主谓句。这里主要讲单句的分析,因为在诗词歌赋对联中,大量存在的是单句。即或存在着复句,复句也是由一个个单句所组成的。
    上面说到单句又可分为主谓句和非主谓句。主谓句是由主谓词组组合形成的单句。非主谓句包括无主句和独语句。分述如下:
    一、主谓句
    主谓句是最常见的一种句型,在实际运用中有五种形式:
    一是主谓句式。由主谓词组组合而成的单句,叫主谓句式(主语+谓语)。如“土地肥沃”,“太阳出来了”。“土地、太阳”分别为两个句子的主语(中心词),“肥沃、出来”分别为两个句子的谓语。这即是主谓句式。
    在诗词对联中,这样的例句俯拾即是:
    眼中沧海小;
    衣上白云多。——福州半山亭联
    联中“眼中”“衣上”,偏正结构方位名词分别为上下联的主语;“沧海小”“白云多”,主谓结构词组分别作上下联的谓语。上联是主谓句式,下联也是主谓句式。上下联组句结构一致,组词结构也一致。
    山中一夜雨;
    树杪百重泉。——王维《送梓州李使君》颔联
    联中“山中”“树杪”,偏正结构方位名词分别为上下联之主语;“一夜雨”“百重泉”,偏正结构名词分别作上下联之谓语(其间省略了“下了、滴下”动词)。上下联除组词结构一致外,组句结构也一致。
    二是主谓宾句式。由一个主谓词组与一个宾语组成的单句,叫主谓宾式(主语+谓语+宾语)。如“劳动创造世界”,“科学技术是生产力”。句中“劳动、科学技术”分别为两个句子的主语,“创造、是”分别为两个句子的谓语,“世界、生产力”分别为两个句子的宾语。这即是主谓宾句式。
    诗词对联中这样的例句司空见惯:
    铁肩担道义;
    辣手著文章。——明·杨继盛自题
    联中“铁肩、辣手”,偏正结构名词分别为上下联之主语;“担、著”,单音节动词分别作上下联之谓语;“道义、文章”,并列结构名词分别为上下联之宾语。上联为主谓宾句式,下联也为主谓宾句式。组词结构相同,组句结构亦相同。
    青山横北郭;
    白水绕东城。——唐·李白《送友人》首联
    联中“青山、白水”,偏正结构名词分别作上下联之主语;“横、绕”,单音节动词分别作上下联之谓语;“北郭、东城”,偏正结构名词分别作上下联之宾语。上联为主谓宾句式,下联也为主谓宾句式。组词结构相同,组句结构亦相同。
    三是双宾句式。是指及物动词所表示的动作行为,既涉及到人,又涉及到事,这里所涉之人或事,即为双宾语。我们把这种句式叫作双宾句式(主语+谓语+间接宾语+直接宾语)。如“党给我力量”,“我请教你个问题”。句中“党、我”分别为这两个句子的主语,“给、请教”分别为这两个句子的谓语,“我、你”分别为这两个句子的间接宾语,“力量、问题”分别为这两个句子的直接宾语。这即是双宾句式。
    诗词对联中也有这样的句式:
    脚着谢公屐
    身登青云梯。——唐·李白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古风之第八联
    联中“脚、身”,单音节单纯名词分别作上下联之主语;“着、登”单音节单纯动词分别作上下联之谓语;“谢公、青云”偏正结构名词分别作上下联之间接宾语;“屐、梯”单音节单纯名词分别作上下联之直接宾语。上联为双宾句式,下联亦为双宾句式。组词结构相同,组句结构亦相同。
    诗中“谢公屐”,即指南朝著名山水诗人谢灵运登山时,为保持人体平衡而专做的一种鞋子;“青云梯”,是指上山的阶梯,多指高峻入云的山路。这两句是说,脚上穿着谢公的登山鞋,登上高峻入云的山路,犹如巨手擎天,两肋生风,意欲扶摇直上,平步青云。
    身无彩凤双飞翼;
    心有灵犀一点通。——唐·李商隐《无题》之颔联
    联中“身、心”,单音节单纯名词分别作上下联之主语;“无、有”,单音节存现动词分别作上下联之谓语;“彩凤、灵犀”,偏正结构名词分别作上下联之间接宾语;“双飞翼、一点通”,偏正结构名词分别作上下联之直接宾语。“一点通”在这里说的是“心相通”之现象,具有名词性,不能作动词理解。上联为双宾句式,下联亦为双宾句式。组词结构相同,组句结构亦相同。
    这联是写诗人与恋人的相思之苦、相知之深。“身无彩凤双飞翼”,写怀想之切、相思之苦,作者恨自己没有五彩凤凰的一双翅膀,可以随心所欲地飞到意中人之身边。“心有灵犀一点通”,写相知之深,说是你我彼此的心,就像有灵异的犀牛角一样而息息相通。“身无”与“心有”,这一无一有、一外一内、一悲一喜,既矛盾又统一,描摹出痛苦中有甜蜜、寂寞中有期待的奇妙境况。相思的苦恼与心心相印的欣慰融合在一起,将那种深深相爱、而又不能长相厮守的恋人的复杂微妙之心态,刻画得细致入微、惟妙惟肖。因之,该联成为千古绝唱。
    四是连谓句式。由连谓词组充当谓语部分的句子叫连谓句式(主语+谓语+【宾语】+谓语+【宾语】)。所谓连谓词组,即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谓语连用,每个都能与同一主语发生主谓关系,但每个谓语有时带宾语,有时又不带宾语。如“农民下地割麦子”,“人民起来打倒反动派”。句中“农民、人民”,名词分别作这两个句子的主语;“下、起来”动词分别作这两个句子的第一谓语;“割、打倒”动词分别作这两个句子的第二谓语。“地”单音节名词作动词“下”的宾语,“麦子”名词作动词“割”的宾语;“地”为第一宾语,“麦子”为第二宾语。“反动派”,名词作动词“打倒”的宾语。“下地割麦子”、“起来打倒反动派”,均构成连谓词组,分别作为“农民”、“人民”的谓语部分。这即是连谓句式。
    诗词对联中也有这种情况:
    词客有灵应识我;
    霸才无主始怜君。——唐·温庭筠《过陈琳墓》之颔联
    联中“词客、霸才”,名词分别作上下联之主语;“有、无”单音节动词分别作上下联之第一谓语,“灵、主”单音节名词分别作上下联动词“有、无”的宾语;“应识、始怜”能愿动词分别作上下联之第二谓语,“我、君”代词分别作上下联能愿动词“应识、始怜”的宾语。“有灵应识我、无主始怜君”,均构成连谓词组,分别为上下联全句主语“词客、霸才”的谓语部分。连谓词组中的每个谓语都能与同一主语发生主谓关系,即“词客有灵、词客应识我”;“霸才无主、霸才始怜君”。上联为连谓句式,下联亦为连谓句式。组词结构相同,组句结构亦相同。
    《过陈琳墓》是唐代诗人温庭筠凭吊陈琳墓有感而发的一首咏史怀古诗。陈琳墓址在今江苏省邳pī州市。温庭筠于唐懿宗咸通三年(862年),东下江淮,过陈琳墓有感而作。
    陈琳,东汉末文学家,“建安七子”之一,曹魏文臣。陈琳时为何进主簿,何进用袁绍议,欲召四方猛将,使他们引兵向京城,以尽诛宦官;陈琳以此计百害无利,向何进加以劝谏,然而何进不肯纳其言,最终因以取祸。于是陈琳避难于冀州,袁绍用其为记室。后来袁绍议伐许都,要向曹操宣战,便使陈琳作檄天下,以声讨曹操之大罪。曹操当时正苦于头风,病发在床,因卧读陈琳檄文,竟惊出一身冷汗,翕然而起,头风顿愈。陈琳后与审配同守冀州。袁氏败亡后,陈琳被擒见曹操。曹操责其作檄文时辱及父祖,陈琳因以谢罪,众请曹操杀之,然而曹操爱怜其才,赦之不咎,命为从事。后陈琳又与王粲等文士于铜雀台上献赋颂曹操之德。
    诗中的词客,指以文章闻名于世的陈琳;霸才,指盖世超群之才,这里是温庭筠自比。全诗通过诗人自己和陈琳之间不同时代、不同际遇的对比,即霸才无主和霸才有主的对比,青史垂名和书剑飘零的对比,既凭吊陈琳,又自伤身世,寄托遥深,堪称咏史佳作。
    “词客有灵应识我,霸才无主独怜君。”这两句温庭筠所要表达的意思是,如果陈琳在天之灵有知,想必会了解我这个飘泊之士吧?我虽有盖世之才,却不遇明主,不被所用,不像陈琳你那样,受知遇曹操之爱怜,霸才有主,得展宏愿。这里,既有对自己才能的自负,又含有世无知音的伤感,“霸才无主”反衬陈琳“霸才有主”,流露出生不逢时的深深感慨和凄苦之心境。
    红雨随心翻作浪;
    青山着意化为桥。——毛泽东《送瘟神其二》之颔联
    联中“红雨、青山”,偏正结构名词分别作上下联之主语;“随、着”单音节动词分别作上下联之第一谓语,“心、意”单音节名词分别作上下联动词“随、着”的宾语;“翻作、化为”动词分别作上下联之第二谓语,“浪、桥”名词分别作上下联动词“翻作、化为”的宾语。“随心翻作浪、着意化为桥”,均构成连谓词组,分别作上下联全句主语“红雨、青山”的谓语部分。连谓词组中的每个谓语都能与同一主语发生主谓关系,即“红雨随心、红雨翻作浪”;“青山着意、青山化为桥”。上联为连谓句式,下联亦为连谓句式。组词结构相同,组句结构亦相同。
    “红雨随心翻作浪,青山着意化为桥。”这联中的红雨,是指落花。诗人是在说,落花就像随着自己的心情翻波逐浪,极写风光之烂漫。着意,即有意。是说青山也有意化崎岖险峻为康庄大道,为民架桥造福。1958年7月1日,毛泽东主席得知江西余江消灭了血吸虫,“浮想联翩,夜不能寐。微风拂煦,旭日临窗。遥望南天,欣然命笔”,写下了这篇《七律二首·送瘟神》,表达了诗人对消灭了血吸虫的一种愉悦心情。
    乱花渐欲迷人眼;
    浅草才能没马蹄。——白居易《钱塘湖春行》之颈联
    这联是第一谓语不带宾语、第二谓语带宾语的连谓句式。联中“乱花、浅草”,偏正结构名词分别作上下联之主语;“渐欲、才能”偏正结构能愿动词分别作上下联之第一谓语,未带宾语;“迷、没”动词分别作上下联之第二谓语,“人眼、马蹄”偏正结构名词分别作上下联第二谓语“迷、没”的宾语。“渐欲迷人眼、才能没马蹄”,均构成连谓词组,分别作上下联全句主语“乱花、浅草”的谓语部分。连谓词组中的每个谓语都能与同一主语发生主谓关系,即“乱花渐欲、乱花迷人眼”;“浅草才能、浅草没马蹄”。上联为连谓句式,下联亦为连谓句式。组词结构相同,组句结构亦相同。
    五是兼语句式。由兼语词组充当谓语部分的句子,就叫兼语句式。所谓兼语词组,即是“宾语兼作主语”成分的一种词组。如“请他来”,这一短句中的“他”即是兼语成分。“他”既是“请”的宾语,又是“来”的主语。换句话说,就是两个谓语连用,第二谓语可以同第一谓语的宾语发生主谓关系,而与全句的主语不发生主谓关系。例如:“老师安排学生做作业”,这句子中的“学生”即是兼语成分,“学生”既是“安排”的宾语,又是“做作业”的主语。第二谓语“做作业”,只与第一谓语“安排”的宾语“学生”发生主谓关系,而不与全句的主语“老师”发生主谓关系。所要表达的意思是“学生做作业”,而不是老师做作业。“安排学生做作业”就是一个兼语词组,充当全句的谓语部分。
    诗词对联中也有这种情况:
    春尽花魂犹恋石;
    雨余山气欲吞潮。——梁启超题南海西樵山天湖枕流亭联
    联中“春、雨”单音节名词,分别为上下联之主语,“尽、余”存现动词,分别为上下联之第一谓语;“犹恋、欲吞”偏正结构动词,分别作上下联之第二谓语;“花魂、山气”偏正结构名词,分别为上下联之兼语成分,既作了上下联第一谓语“尽、余”的宾语,又作了第二谓语“犹恋、欲吞”的主语。“尽花魂犹恋石、余山气欲吞潮”,均为兼语词组分别充当上下联的谓语部分。第二谓语只与兼语发生关系,而不与全句的主语发生关系。意思是“花魂”“恋石”,而不是“春”“恋石”;是“山气”“吞潮”,而不是“雨”“吞潮”。上联是兼语句式,下联也是兼语句式。组词结构相同,组句结构亦相同。
    有时,偶尔也有用兼语句式来对连谓句式的。如:
    冷眼向洋看世界;
    热风吹雨洒江天。——毛泽东《七律·登庐山》之颔联
    出句即是连谓句式,对句则是兼语句式。在“冷眼向洋看世界”句中,“冷眼”偏正结构名词作主语,第一谓语“向”和第二谓语“看”,都是针对主语“冷眼”而言的,可以理解为“冷眼向洋”、“冷眼看世界”,动词谓语只与全句中的主语“冷眼”发生关系,形成连谓句式。
    而在“热风吹雨洒江天”句中,“热风”偏正结构名词作全句的主语,“吹雨洒江天”为兼语词组,充当全句的谓语部分。“雨”字在句中作兼语成分,它既是第一谓语“吹”的宾语,又是第二谓语“洒”的主语。第二谓语只与兼语“雨”发生主谓关系,而不与全句的主语“热风”发生主谓关系。这里说的是“雨”“洒江天”,而不是“热风”“洒江天”。
    还有象“榆鞭策马奋蹄扬”、“吾见窗前鸦绕树”,都是兼语句式,大家可以细心去体会。
    人们往往容易把兼语句式与连谓句式搞混淆,分辨不清。要弄清这一点,就必须弄清兼语句式与连谓句式的不同之处。
    它们的不同之处就在于,连谓句式所有的谓语都是针对全句的主语而陈述的;而兼语句式的第二谓语,则不是针对全句的主语、而是针对句中的兼语而陈述的。如上例中的第二谓语“奋蹄扬”是针对“马”而言的,不是针对“榆鞭”而言的;“绕树”是针对“鸦”而言的,不是针对“吾”而言的。句中的“马”“鸦”分别为兼语成分。
    而连谓句式中的所有谓语,都是针对全句的主语而言的。如毛泽东的《七律·登庐山》之颈联“云横九派浮黄鹤,浪下三吴起白烟。”上联中之第一谓语“横九派”、第二谓语“浮黄鹤”,都是针对全句的主语“云”而言的,是指“云横九派”、“云浮黄鹤”;下联中之第一谓语“下三吴”、第二谓语“起白烟”,也都是针对全句的主语“浪”而言的,是指“浪下三吴”、“浪起白烟”。
    二、非主谓句
    是指没有主语部分的一种句型,但并非是省略了主语,它不需要特定的语言环境也能表达完整而明确的意思。一般有三种形式:
    一是一般无主句式。一般无主句,通常是用来说明自然现象、生活情况的,有时是以标语、口号、谚语的形式出现。例如:“上课了”、“反对霸凌主义”、“坚决拥护新宪法”等等。
    诗词对联中也有这种情况:
    可怜闺里月,
    长在汉家营。——唐·沈佺期《杂诗三选一》之颔联
    出句中“可怜”形容词作谓语,“闺里月”偏正结构名词作宾语;对句中“长在”偏正结构存现动词作谓语,“汉家营”偏正结构名词作宾语;上下联均不见主语,无主句式是也,即非主谓句式。
    “可怜闺里月,长在汉家营”,是在借月抒怀。说是今夜闺中和营中同在这一轮明月的照耀下,有多少对征夫思妇两地对月相思。在征夫眼里,这个昔日和妻子在闺中共同赏玩的明月,不断地到营里来照着他,好像怀着无限深情;而在闺中思妇的眼里,似乎这眼前明月,再不如往昔那样美好,因为那象征着昔日夫妻美好生活的圆月,早已离开深闺,随着丈夫远去汉家营了。这一联明明是写情,却偏要处处说月、字字写月,却又笔笔见人。短短十个字,内涵极为丰富,既写出了夫妇分离的现在,也触及到夫妇团聚的过去。既鲜明地画出异地同视一轮明月的月下相思图,也使人联想起夫妇相处时月下缠绵的动人情景。见月怀人是我国古典诗歌的传统表现手法,而这里只写月不写人,意象反而更加丰富生动。这“闺里月”既是思妇的眼中月,又是征人的眼中月,既有千里共婵娟之意,又有思妇心神飞度,想见征夫之意。诗意双关,征夫、思妇相思之情之景俱在其中,显得清新别致。
    不寝听金钥,
    因风想玉珂。——唐·杜甫《春宿左省》之颈联
    联中“不寝、因风”分别作上下联中动词谓语“听、想”的状语,“金钥、玉珂”分别为上下联之宾语,没有主语,无主句式无疑也,也是非主谓句式。《春宿左省》这首五律,系杜甫作于唐肃宗乾元元年(758)。至德二载(757)九月,唐军收复了被安史叛军所控制的京师长安;十月,肃宗自凤翔还京,杜甫从鄜州到京,任左拾遗。唐时左拾遗掌供奉讽谏,大事廷诤,小事上封之事。宿,指值夜。左省,即左拾遗所属的门下省,和中书省同为掌机要的中央政府机构,因在殿庑之东,故称“左省”。
    这联描写作者夜宿时的境况,是说他夜宿时睡不着觉,仿佛听到有人开宫门的锁钥声;风吹檐铃,就像听到百官骑马上朝的马铃声。这些都是想象之辞,深切表现出诗人勤于国事,唯恐次日耽误上朝的心情。
    二是存现无主句式。存现无主句式也是非主谓句式之一种,表示在什么地方存在、出现或消失了什么。例如:“黑板上写着作业”、“班里今天缺课了几位学员”等等。
    诗词对联中这种情况比比皆是:
    忽逢青鸟使,
    邀入赤松家。——唐·孟浩然《晏梅道士山房》之颔联
    联中“忽逢、邀入”分别作上下联之谓语,“青鸟使、赤松家”分别作动词谓语之宾语,未见主语,这即是存现句式中的非主谓句式。
    《宴梅道士山房》是孟浩然的一首五言律诗。诗写梅道士邀饮的过程,吟咏道士山房中之景物,流露出隐逸之情趣,反映了作者失意后的离俗之感。青鸟使,据《汉武故事》载,西王母欲见汉武帝,先有青鸟飞来,后以青鸟比喻使者。这里指梅道士派人来请诗人赴宴。赤松,即赤松子,传说中的仙人名。《列仙传》谓“赤松子者,神农时雨师也,服水玉以教神农,能入火自烧。往往至昆仑山上,常止西王母石室中,随风雨上下。炎帝少女追之,亦得仙俱去。至高辛时复为雨师,今之雨师本是焉。”《汉书·张良传》有“愿弃人间事,欲从赤松游耳。”这里的“赤松家”指梅道士家。
    “忽逢青鸟使,邀入赤松家。”道士派使者来相邀赴宴,诗人喜出望外,愁怀顿释。这两句点题,诗人的感情也由愁转喜,表现出他与梅道士之间的深情厚谊。
    归罢无旧业,
    老去恋明时。——唐·刘长卿《送李中丞归汉阳别业》之颔联
    联中“归罢、老去”分别作上下联中动词谓语“无、恋”的状语,表示一种趋向;“旧业、明时”分别作上下联中动词谓语之宾语,未见主语,存现句式中的非主谓句式是也。这里隐去的主语不言自明。
    《送李中丞归汉阳别业》一诗,又作《送李中丞之襄州》。诗人刘长卿以深沉的笔墨,颂扬李将军的英雄气概、忠勇精神和卓著功绩,对老将晚年罢归流落的遭遇,深表同情。全诗情调悲怆,感人至深。
    这一联是写李中丞将军困顿坎坷,仍眷恋朝廷生活的一种境况。“罢归”“老去”的将军,已了“无旧业”、家徒四壁,没有了生活的依附。暗示其人一心戎马、为国征战而不解营生。在“古木苍苍离乱后,几家同住一孤城”(《新息道中作》)的那个时代,老去投归,景况可想而知是何等的艰难。所谓“明时”,实则为作者对当时时局的微词。君不见,戎马一生、屡建战功的将军,却被罢斥,足见朝廷之时“明”。“老去”犹“恋”,则使人不能不想起廉颇老矣,仍希重用的史实,而同情这位被迫退职的老将军。
    三是无主兼语句式。这是比一般兼语句式少了主语部分的一种句型,也是非主谓句式的一种。例如:“有个学者叫马克思”、“是党培养我成为一名革命战士”等等。
    诗词对联中也有这种情况:
    得相能开国,
    生儿不象贤。——唐·刘禹锡《蜀先主庙》之颈联
    联中“相、儿”,分别为上下联中的兼语成分,他们分别既是动词“得、生”的宾语,又是动词“能开、不象”的主语,未见全句之主语,无主兼语句式是也。隐去的主语让读者自己去思考。
    刘禹锡的《蜀先主庙》,诗意旨在赞誉英雄,鄙薄庸碌,通过赞扬刘备的功业,慨叹蜀汉事业后继无人,总结了蜀汉亡国的历史教训,给人以启示。
    “得相能开国”,说的是刘备三顾茅庐,得诸葛亮辅佐,建立了蜀国;“生儿不象贤”,则说的是后蜀主刘禅不能效法先人贤德,狎近小人,愚昧昏聩,致使蜀国的基业被他葬送。创业难,守成更难,刘禹锡认为这是一个深刻的历史教训,故特意用该联以指。联用刘备的长于任贤择相,与其短于教子、致使嗣子不肖,两相对比,正反相形,具有词意颉颃、声情顿挫之妙。
    无人收废帐,
    归马识残旗。——唐·张籍《没蕃故人》之颈联
    联中的“人、马”,分别为上下联中的兼语成分,他们分别既是动词“无、归”的宾语,又是动词“收、识”的主语,也不见全句之主语,无主兼语句式是也。隐去的主语让读者自己去思考。
    《没蕃故人》是唐代诗人张籍为怀念一位老友,在守卫月支的战役中,因全军覆没而生死未卜,下落不明而写下的一首五言律诗,用以表达伤怀之感。没蕃,是指陷入蕃人之手,古代称异族为“蕃”。
    “无人收废帐,归马识残旗。”该联是通过想象,描写战败的惨状。因为是全军覆没,不是战死就是被俘,故唐军的营帐无人去收拾,散乱地堆落在战场上,任凭风撕雨浇,惨象令人惊心。“归马”是指逃归的战马,战马能辨认出己方的军旗,故能逃归旧营。人是一个没剩,只有几匹马逃脱回来。这—笔真如雪上加霜,令人想见战争的残酷。
    综上所述,从汉语句式的组句结构方面讲,主谓句式和非主谓句式,在前人的诗词对联创作活动中,已经用得是十分的普遍了。古人既此,今人亦然。今人更应该在比较成熟的现代汉语语法理论的指导下,掌握各种不同的主谓句式及非主谓句式的结构组成,以更加灵活的笔调,创作出更加丰富多彩的诗词对联作品来,讴歌我们的新时代,讴歌我们的新生活,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服好务。

原创先锋

发表于 2019-6-10 08:19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讲得好!@受益了!

点评

多谢首版雅赏!问好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6-10 21:31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斑竹勋章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10 21:31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清风絮语 发表于 2019-6-10 08:19
讲得好!@受益了!

多谢首版雅赏!问好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四季桂勋章月月桂勋章

发表于 2019-6-14 10:15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学习了,您这两篇讲授,可否让楚天诗苑转载公众号发布?附上您的简历,让诗友们学习。谢谢!问好

点评

呵呵,先生法眼看中,转载无妨。但发后一定将所发公众号告我哟!简介我随后发消息给你吧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6-14 20:53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斑竹勋章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14 20:53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多情剑客无情剑 发表于 2019-6-14 10:15
学习了,您这两篇讲授,可否让楚天诗苑转载公众号发布?附上您的简历,让诗友们学习。谢谢!问好

呵呵,先生法眼看中,转载无妨。但发后一定将所发公众号告我哟!简介我随后发消息给你吧。

点评

好的,我有发信息给您,我的微信是手机号,谢谢您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6-15 18:44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四季桂勋章月月桂勋章

发表于 2019-6-15 18:44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沈俊杰 发表于 2019-6-14 20:53
呵呵,先生法眼看中,转载无妨。但发后一定将所发公众号告我哟!简介我随后发消息给你吧。

好的,我有发信息给您,我的微信是手机号,谢谢您!

点评

谢谢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6-16 20:46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斑竹勋章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16 20:46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多情剑客无情剑 发表于 2019-6-15 18:44
好的,我有发信息给您,我的微信是手机号,谢谢您!

谢谢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6-16 22:53:1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受益匪浅!

点评

多谢关注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6-17 20:17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斑竹勋章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17 20:17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
多谢关注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斑竹勋章

发表于 2019-6-19 15:28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放下粉笔30年了,语法结构真的有些生疏了,上周听沈老师讲了一节课,甚觉应捡捡丫。

点评

多谢关注,问候夏安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-6-20 21:34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斑竹勋章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20 21:34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东木 发表于 2019-6-19 15:28
放下粉笔30年了,语法结构真的有些生疏了,上周听沈老师讲了一节课,甚觉应捡捡丫。

多谢关注,问候夏安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咸宁论坛

本版积分规则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42120180010号

咸宁网络问政平台

手机版|Archiver|小黑屋|咸宁新闻网 ( 鄂ICP备06018974号 )

GMT+8, 2019-7-20 22:32 , Processed in 0.227697 second(s), 3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