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宁中医医院
yidong

咸宁论坛,咸宁市唯一官方论坛,咸宁人民的交流平台!!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咸宁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70|回复: 0

[原创小说] 《永安》第一卷开学典礼(29—30)

[复制链接]

斑竹勋章

发表于 2019-4-30 08:5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分享到: 更多

本文更多详细内容,只有注册并登录才可以浏览哟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咸宁论坛

x
《29》神灵初现

泉辰体内灵力尽出,淡蓝冰焰冲天而起,以血色花苞为中心向外席卷八方,上至树冠下至树根,无所不燃。

深渊之下,火树独燃,霜雪之上,一焰焚天。

废城祭坛,血祭进行如初,血色藤蔓吸干小池内的鲜血后,仍不满足,尖端猛地抬起刺进石像鬼的脖子里。不管是什么东西,全都一股脑地吸吮出来,鲜血、骨髓,血肉精元,通通吸走。

突然,血色藤蔓打了个寒颤,尖端从石像鬼的脖子里滑出,在空中疯狂舞动,像是经受着极大的痛苦。

若是藤蔓可以说话,此刻必定会让厉叫之声响彻整座祭坛广场。

发生了何事?汝为何如此?

白眸云潇潇怒喊一声,血色藤蔓突然如此,让她的心中很是不安,血色藤蔓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?难道是它出现问题了?

就在这时,一缕冰蓝色的火焰从烟囱之中蔓延而出,瞬间缠上八根血色藤蔓,将它们裹在里面狠狠地焚烧。

罪魁祸首就是这火焰!

这是哪里来的火焰,不似火却像冰,不死不灭如附骨之蛆,令人忌惮。

白眸云潇潇眯起双眼,冷冷盯着这突如其来的冰蓝火焰,心中已然怒不可遏,但面上依旧冷静如霜。

不!

吾苦苦等候上千年,才等到这样一位血脉高度觉醒的鬼族之人,为了这次机会吾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,吾决不允许有人破坏吾的重生大计!不论是谁,都不行!

说完,白眸云潇潇抓起立在一旁的雪白长剑花想容,周身顿时浮现出无数道实质化的剑气。接着长剑遥指,剑气如万千雨落般刺向血色藤蔓着身的烟囱石壁,一时间,烟尘四起,激起漫天碎屑。

剑气未停,长剑又起,鬼神之力弥漫在白眸云潇潇周身,在其身后,一道巨大的魔神虚影缓缓浮现。

这便是鬼族血脉,以血脉之力化出属于自己的守护魔神,魔神一现惊世狂,剑斩天下又何妨。

白眸云潇潇身后的魔神虚影抬起右手,一柄巨大无比的虚幻长剑凝现在掌心,被他紧紧握住,摆出与云潇潇一样的剑势。

魔神虚影动了,随着白眸云潇潇的身形而动,手中长剑在空中画出一道弧形印迹,大成剑意敛于剑身。剑斩之下,一道惊天剑光于虚空之中浮现,却又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,消匿于虚空。

魔神收剑,静静伫立在云潇潇身后,随云潇潇一同等待烟尘消散。

尘烟散去,巨大的石筑烟囱矗立在原地,完整依旧,只是在血色藤蔓上方几米处,多了数排密密麻麻的剑孔,周围全是坑坑洼洼,被划去不少石屑。看着完整的烟囱,云潇潇面无表情,只是在剑柄上轻敲两下,便听得清脆一声,烟囱石壁上浮现出无数道清晰平滑的剑痕。

剑痕一现,血色藤蔓之上的烟囱石壁便轰然碎裂,化作一块块切面平滑的石块,纷纷掉落进祭坛与看台之间的水渊。

烟囱很长,石块很多,整整落了数十下方才掉完。

再望时,水渊已经消失,被石壁所形成的石块填得满满当当,将祭坛和看台无缝连接。

失去了烟囱石壁的遮掩,血祭背后的秘密一览无遗,真正吸食血食的存在,终于现出身来。

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不,这不可能!

白眸云潇潇瞪大了双眼,檀口微张,已然被眼前的一切惊得说不出话,停了半晌才回过神来,仰天怒啸。

只见在祭坛的中心处,赫然矗立着一棵浑身燃着冰蓝火焰的霜雪巨树,在巨树的中心处,长着一颗巨大的血色花苞,花苞之上,八根血色的藤蔓延伸而出。

之前露在石壁之外,吸食鲜血的藤蔓尖端正是这八根血色藤蔓的一部分,而真正吸食血食的存在,就是长在那巨树中心的血色花苞。

这隐藏在石壁之后的东西,就是所谓的神灵,显然,这所谓的神灵只是一株花,一株专以鲜血为生的魔花。背后操纵着魔花的那个人,才是鬼族上千年以来一直供奉的真正的神。

不过,这一切都已没了意义,魔花也好神花也罢,所有的一切都在冰蓝火焰中被狠狠地焚烧,待火焰熄灭之时,就是魔花毁灭之日。

“云潇潇?原来你在这里!”

一名少年的声音突然响起,白眸云潇潇猛地抬头,这才发现火焰巨树的后面还藏着一人,和一只狗。

“火是你放的?”

“是啊,这东西我见了便觉得恶心,一朵花却散着血腥味,怎么看都不像好东西,所以我就顺手给点了。”

泉辰站在飞剑上,笑着点点头,然后指着身旁的火树问云潇潇,“怎么样,好看吗?冰蓝火树,只此一家哦!”

“好……好看……”

一千年……整整一千年!吾等了一千年!汝……毁了吾的一切,今日,汝必须死!吾要抽你筋,扒你骨,吃你肉,喝你血,炼你魂,挫你魄……

白眸云潇潇紧紧盯着泉辰,眸子里满是憎恨和疯狂之色,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让眼前的小子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

“欸,你怎么不说话?喂,你干什么?我可是你同学啊!之前还救过你,有话好好说,别动手啊!”

泉辰刚一转头,就见着一道剑气朝自己飞来,吓得他连忙御剑躲开。接着,又看到云潇潇凌空飞起,手中长剑不停起落,一道道锋利的剑气跟不要钱似的疯狂地向自己甩来。

我招你惹你啦?怎么一见面就这么凶!泉辰飞快闪躲,心中很是不解,难道是这火树不好看吗?

于是,他想了想,回过头来又对着云潇潇喊道:“你别生气呀!这火树是不怎么好看,但也不怪我啊!都怪这树长得太丑了,尤其是那什么花苞,简直不配称花!”

“丑?”云潇潇怒极生笑。

“好,不丑不丑,你不喜欢看火树,那一会儿等火灭了,就会变成冰晶树,闪亮闪亮的那种哦!保证好看!”

“闪亮闪亮?”云潇潇低声放笑,手中的剑气越挥越快,越挥越凶。

“我去,还不喜欢?那等会我把冰晶树震碎,飘成雪花给你看好不好?”

“震碎?飘成雪花?”

白眸云潇潇癫狂大笑,已然不知生气为何物,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,那就是把眼前的少年斩成一片一片,风干,拿来下酒!

这都不满意?还真是难伺候?泉辰撇撇嘴,怀中抱着小黑狗狼狈逃窜,都说女人心海底针,真是一点不错。

祭坛空间太小,实在不利于泉辰躲避,在他身后追赶的云潇潇一刻不停地放着剑气,仿佛永远不会疲累一般,如果不换个大点的地方,迟早要完。

要赶快离开这里才行!

泉辰心中想着,脚下剑光一转,向着火树之下的通道俯冲而去,身后云潇潇冷哼一声,停在空中,口中吹起一道哨声。

哨声一响,没有死去的石像鬼们冲天而起,张开翅膀就追了上去,眼中不停闪烁着红芒,锋利的爪子早已饥渴难耐。

泉辰使着龙鲲遁法,体外的小胖鱼在进入通道后,尾巴用力一摇,甩出两道剑气,将洞口上的冻土切下两大块来。当石像鬼们追上来时,石块正好掉落,砸在石像鬼的身上,堵住了洞口。

这点冻土怎么难得倒石像鬼?只见后面的石像鬼们利爪一挠,冻土就碎裂开来,现出了后面的通道。

可是,一众石像鬼在冲进通道后,顿时又都停住了身子,踌躇起来。


《30》石像鬼的末日


只见,在一众石像鬼的身前,是一条漆黑到极致的通道,别说伸手不见五指,恐怕连自己都见不到。要不是身后有火树燃烧时传来的光亮,估计都发现不了这条通道。

究竟是谁这么抠门,修通道时连个月光石都不装?难道是刚才那个人族现挖的通道?也只有这样想才比较合理吧。

追吧,还能怎么办?总不能回去跟那位说我们怕黑,不追了吧。

人在极黑的黑暗中会迷失方向感,石像鬼也不例外,一拥而入后都是扶着通道走的。都怪刚才太冲动,早知道就回去掰根火树枝拿来照亮了,别说,那火树烧起来还蛮好看的。

白眸云潇潇浮在空中,看着燃烧正旺的霜雪巨树,手掌紧紧攥着,眼中泛起泪花点点,时间已经不多了,以后该何去何从?

就算再等上个一千年,也没有血神花的果子可以吃了,与其窝囊地复活,倒不如死了算了。不过,就算是死,也要先将那小子挫骨扬灰!

刚才真是气糊涂了,对付一个炼气期的小滑头竟然还让他跑了。也不知道那群笨蛋,能不能把他给吾抓回来?

重生大计废了,看来只能占用这具身体了。幸亏当年学会了那个秘术,这才得以以诅咒的形式寄生在鬼族的血脉之中,既然回到了这里,干脆就将这具身体的鬼族血脉再提纯一些,留待日后夺舍之用。

云潇潇自语着,看一眼仍旧跪在小池子旁的八名石像鬼,接着飘身飞上祭坛高台,手中连掐了几道窍诀,然后口中默念数声,对着石像鬼们勾勾手。那八名石像鬼缓缓起身,身上的石化逐渐褪去,背后的翅膀也消失不见,不一会儿就化作了人形。

“身上的血脉之力还未被吸尽,应该够用了。”

云潇潇脸上总算露出一丝欣慰的笑,接着抬手在虚空一抓,八名石像鬼的脸上顿时露出痛苦的狰狞之色,紧接着在他们的头顶之上,一滴淡灰色血珠缓缓凝现而出,血珠内散发出诡异的阴冷之色。

过了许久,八滴淡灰色的血珠终于全部凝现而出,然后在云潇潇的引导下缓缓融合在一起,静静的悬浮在她身前。至于那些被提炼出鬼族血脉的人形石像鬼们,则是彻底断去了生机,死的不能再死。

云潇潇看着身前提炼出的淡灰色血珠,嘴角微微勾起,哼,待吾醒来之日,就是鬼族覆灭之时,还有毁吾神花的小子,你们一个都跑不了。

说完,云潇潇就盘腿坐下,将身前的淡灰色血珠引进眉心,开始了血脉提纯。

地下通道内,一群石像鬼小心翼翼地扶着墙向前走着,突然最前面的一只石像鬼不知怎地就被绊了一下。这只石像鬼一慌,下意识地一扯旁边的石像鬼,轰的一声,一只石像鬼倒下,所有的石像鬼就一起滚了下去,扭作一团。

“谁的翅膀尖?扎我屁股了!”

“谁的臭脚,伸我脸上了!”

“呜呜呜~”

忽然,石像鬼们发现身前不远处出现了一缕冰蓝色的火焰,啊,终于有光了。可是,这冰蓝色的火焰却越来越近,眼看着就快要挨到身上来了,但是一群石像鬼们扭成一团,想躲避却已是来不及了。

啊!

黝黑的通道内响起阵阵惨烈的尖叫声,现出一团巨大的火球,彻底照亮了整条通道,跑!借着同伴们的火光,一群被冰焰燃烧着的石像鬼们向外跑去,可是还没跑出两步,就碎成了冰晶,彻底熄了去。

哼,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。

泉辰看着火光渐渐暗下的的通道,一脸的无辜,不怪我,是你们先动手的。嘿嘿,看你们还凶不凶!

泉辰拍了拍手,就带着小黑狗走出通道,结果抬头一看,深坑的天上包括地面的四周,已然围满了石像鬼。这些石像鬼们双手抱胸,身后翅膀缓缓扇动,居高临下地斜睥着刚刚钻出坑洞的泉辰和小黑狗,仿佛早就在这里等候了许久。

我滴乖乖!

泉辰深吸一口气,心中毫无波澜,甚至还有些想笑。至于吗?就为了这点小事,有必要出动这么多石像鬼来围杀我这一个小小的炼气期修士吗?

泉辰觉得委屈,很委屈,是火树不好看还是我长得比较帅,干嘛老追着我不放。

杀!

一个明显是领头的石像鬼振臂一呼,向着泉辰发起进攻。漫天石像鬼闻声而动,刚要冲下之时,就听得后面传来呼啸的破空声。

“一群小小的石像鬼,也敢来我湖科撒野!真当我湖科没人吗?”泉辰抬头望去,一道火光从天边极速赶来,其内有一名中年男子含怒吼道,接着火光在半空中猛地分化出无数道流星火焰,一刻不停地砸向石像鬼们。

好残忍!

看着被流星火焰砸中,如下饺子般纷纷下落的石像鬼们,泉辰竟有些不忍心看,太残忍了,但凡有被砸中的石像鬼,全都身染火焰掉落而下,即便摔不死,掉落的过程中也得被火焰给活活烧死。

“主任,好歹也要给我们留点啊!”

火光之后,数道流光纷纷赶到,其中一名长发剑修无奈地说。

“再不出手,可就抢不到了哦。”黎祺轻笑一声,扬起红霞长剑一扫,便是两三只石像鬼被拦腰斩断,灭去了生机。

与此同时,其他几道流光都纷纷加速,和黎祺一样,率先出手抢下几只小怪。

“喂!你们,太过分了。”

长发剑修白了众人一眼,大袖一张,从中飞出数十柄长剑,直接拦下一大半石像鬼,“嘿嘿,你们还是太天真了,论拉怪,谁快得过我?”

“快有什么用,人头是你的吗?”

“你们……游戏里抢人头也就算了,现在还抢人头算什么!”

“还吵,主任都杀了多少了你们知道吗?”

“我才不去跟主任比呢,火神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!”

几道流光人影一来,谈笑间就将满天石像鬼给灭了干净,然后随着火光中的男子一同落在泉辰身前。

“黎老师!”

泉辰认得自己这位班主任,连忙上前喊道。

“嗯,泉辰同学,你没事吧?”黎祺关心地问。

“我没事,就是灵力使用过度,有些脱力。”泉辰如实回道。

“我这里有回复灵力的丹药,你先服下两枚。”黎祺说着,取出一只白玉瓶塞到泉辰手里,然后等他服下丹药后才继续问道:“还有一位云潇潇同学呢?”

“我知道她在哪里,几位老师随我来。”

泉辰说完,便带头向通道内走去。

黎祺回头请示地看了一眼火神罗耀承,见罗耀承点头后,方才跟上泉辰向通道内走去,接着罗耀承几人也都紧随身后,一一进入了通道。

“这通道是怎么回事儿?怎么连块照明的东西都没有?”一名老师皱了皱眉头,然后取出数块明亮的月光石来,顿时将整条通道照得犹如白昼一般。

有了月光石,自然就不用泉辰点火照明了,刚才他的灵力已经使用过度,召出来的火焰也只有小火苗大小,根本就不够照明看的。

“这些冰屑,有古怪。”一名墨绿头发的老师看到地上有散落的冰晶,从上面感受到了丝丝阴冷灵力,不由得喃喃道。

“是冰系异能,这些碎裂的冰晶上有石像鬼的气息,应该是中了冰系异能才死掉的,而且这冰系异能不简单啊,上面的灵力气息直逼极品冰灵根。”罗耀承同样也看到了冰屑,随即分析道,于是他看向泉辰问道。

“泉辰同学,你觉醒的是什么品级的冰系异能?”

“冰系?不啊,我觉醒的是火系异能。”


未完待续!关注《咸宁闲游》微信公众号每日原创更新,回复关键词“永安”,免费阅读架空修仙小说《永安》!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咸宁论坛

本版积分规则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42120180010号

咸宁网络问政平台

手机版|Archiver|小黑屋|咸宁新闻网 ( 鄂ICP备06018974号 )

GMT+8, 2019-7-17 05:15 , Processed in 0.189919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