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宁中医医院
yidong

咸宁论坛,咸宁市唯一官方论坛,咸宁人民的交流平台!!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咸宁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97|回复: 0

[原创小说] 《永安》第一卷开学典礼(27—28)

[复制链接]

斑竹勋章

发表于 2019-4-29 11:19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分享到: 更多

本文更多详细内容,只有注册并登录才可以浏览哟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咸宁论坛

x
《27》寻宝


从未有过的感觉。

我竟然开始心疼月桂心了!

泉辰摸着心口,突然察觉到认知心理上出现的变化,他似乎有了欲望。之前的泉辰,不论失去什么都不会觉得可惜或者心疼,不会有满足也不会有失望,永远都是笑嘻嘻的天真模样,可就在刚才,泉辰真的改变了。

一切改变的根源,在于欲魄英的出现,命魂在补全自身,泉辰的人格也正逐渐完整,这种变化是第一次,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想清了前因后果,泉辰便不再纠结,既然是命魂补全的必然过程,那就去接受它,适应它,选择出最适合自己的人格状态。

“你还不走,信不信我改变主意烤了你?”

泉辰看一眼还赖着不走的小黑狗,咧开嘴佯装生气地说,完了就转身准备离开。结果,那小黑狗扭头就跟了上来,泉辰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。

“喂,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啊!”

小黑狗原地转了两圈,然后跑到泉辰脚边咬住他的衣服往后拽,似乎是想带泉辰去一个地方。但泉辰不理它,管它怎么折腾都不为所动,只是在心里默默念叨,快把我衣服咬烂,咬烂我就有理由吃掉你了。又拽了半天,仍不见泉辰有什么反应,小黑狗顿时急得团团转。

“走吧,前面带路。”

正在小黑狗心生绝望之时,泉辰突然善解狗意地开口,差点没把小黑狗感动的落下泪来,妈耶,终于听懂了。

于是,小黑狗就在前面带路,向着一片残破的建筑残骸跑去,泉辰则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,一副不上心的样子,走在路上不停地四处张望,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。

然而,这里什么都没有,真的是一座废城,连老鼠这种最普遍的小动物都没有。泉辰很失望,满满的失望,心中更是悔恨不已,为什么要用肉包子打狗,自己留着充饥不好吗?

正想着,小黑狗在一栋破败的房前停下,接着穿过庭院来到一棵枯死的大树旁,抬起前爪就在树下刨个不停,似乎下面埋有什么东西。泉辰看了一眼,抬起小小乾元剑示意小黑狗让开,小黑狗一看连忙乖巧地蹲到一旁,静观泉辰的表演。

只见泉辰握着小小乾元剑,小臂微动,顿时甩出两三朵冰蓝色的剑花,落在树下的泥地上,发出一阵铿锵之声。因为阴寒雾气常年不散,寻常的泥地都变得坚硬无比,但在泉辰的剑气之下,还是有些不够看,铿锵过后,地上露出一口大洞。

小黑狗看得震惊了,这么强的吗?接着二话不说就跳了下去,过了半晌才撅着圆滚滚的小屁股从洞口退出来,同时嘴里似乎还拖着什么东西,看起来很重的样子。

出来之后,小黑狗把东西放在泉辰脚边,有些得意着像是在邀功一般。小黑狗叼出来的东西是一小截根茎,外面有冰晶冻着,看不出来是什么植物的根茎。

泉辰运起灵力将外面的冰晶震碎,然后捏着白嫩的根茎放在鼻下轻轻地嗅了嗅,有些甜气,却又带着些许苦味,不是很好闻。但是小吸一口后便觉得浑身清爽,体内灵力运转速度也加快不少,是一件好东西,可以等出去后找人鉴定一下,若是用的上便好,若是用不上还能拿去卖掉。

泉辰现在想来,这些亮晶晶的灵石看着真的是好喜欢,真想有好几座山那么多的灵石,然后想买什么就买什么,想怎么花就怎么花。泉辰知道这个念头的出现又是因为欲魄,但仔细一想,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只要是通过正常手段得来的灵石,想怎么用又有什么问题呢?

既然有这截根茎在,那么下面肯定还有些其他好东西,于是泉辰望着小黑狗,对它笑着眨了眨眼。

小黑狗:“???”

这是什么意思?我对人族不感兴趣,对男人族更不敢兴趣,休想暗示我做什么!

笨狗,泉辰低骂一声,真是对牛弹琴。

看着一脸茫然的小黑狗,泉辰撇撇嘴,将小小乾元剑竖着握起,两道冰蓝色的剑元从剑柄处交叉螺旋爬至剑尖,阴冷的寒气从乾元剑上逸散而出。

黄泉雾散!

手起,剑落!一道白色云雾龙卷将整棵枯树连同根部数十米的地方一同笼罩,龙卷之中剑气纵横交错,将一切阻碍全都绞杀殆尽。终于,剑气龙卷散去,如同没有出现过一般,只是原先长着枯树的地方,变成了一道巨大的圆顶形深坑。

小黑狗在一旁睁大了狗眼,这还是之前的地方吗?树呢,怎么什么都没了?如此,泉辰便在小黑狗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,我滴乖乖,那个坑有这么大!从此之后,关于吃泉辰的想法,就再也没在小黑狗的脑海中浮现过。

“走吧!”

泉辰风轻云淡地喊道,然后就纵身跳进深坑之中,仿佛刚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,而他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。小黑狗愣了愣神,接着就兴奋起来,然后跟着也一同跳进深坑内。

决定了,以后泉辰就是我大哥!

泉辰和小黑狗跳进坑内后,便开始寻找藏着宝贝的地方,虽说坑大些方便进出,但找起东西来却是麻烦得紧。好在,泉辰身边有一只狗,凭借着刚才叼出冰晶根茎的经验,再加上强大的嗅觉搜索系统,小黑狗探了一会儿就找到了位置,然后一边叫着一边用爪子刨着。

泉辰闻声赶了过来,二话不说,上去就是一剑,结果只劈出一道白痕。不是泥土,泉辰走上前用手扒拉两下,在这深坑之中竟藏着这样一件东西。

这是一块巨大的石板,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,但很不一般,直到把左右的冻土都清理干净后,石板才露出全貌,像是一扇门,连接着一处通道。

泉辰拿剑敲了敲,听到里面有空响声,是一扇门没错了,只是,把门埋在这么深的地方,不觉得麻烦吗?接着他又用手抬了一下,很重,不容易移开。盯着石门看了一会儿,泉辰第一反应是想用小小乾元剑撬开,但是转念一想,那样做一点都不酷,还是应该拿剑斩开才最舒服。

于是,泉辰便起身想要用剑将石门斩开,但是在抬手的瞬间突然又想到了另一个方法。稍稍比对一番后,泉辰握着长剑抵住石门,接着一团冰蓝色的火焰猛地缠住剑身,然后顺着小小乾元剑的剑尖瞬间布满整块石门。

片刻之后,冰蓝色火焰悄然散去,留下了满是冰晶裹面的石门。接着,泉辰对着石门轻轻敲击,一下,两下,三下,轰的一声,石门猛地碎成冰屑,露出一条地下通道来,而那石门冰屑就铺在通道的地面上,闪着淡淡的光。

嗯,这就对了。泉辰满意的拍拍手,然后抬脚刚要踏进去时却停了下来,目光若有所思地看着一地的冰屑,半晌后,又是一声心痛地道:“好好的石门拖回去卖灵石不好吗?为什么要耍帅用冰焰把它冻碎呢?看这石门的材质,应该值不少灵石吧,我真的是,太败家了!嗯,得反省,好好反省。”

念叨完后,泉辰才抬脚继续往里面走去,小黑狗在他身后,同样盯着冰屑看了一会儿,然后低头舔上一大口,打了个寒颤后,才一脸乐呵地往里走去。

不得不说,建造这通道的人很抠,简直是抠到家了,这么黑的一条通道,竟然隔十米才装一颗月光石,月光石的光很弱,要不是他泉辰自带火光,还真有些看不清路。


《28》血祭


“这家人真抠,月光石这么小,怎么看得清?”

泉辰手中把玩着两枚鸡蛋大小的月光石,默默地吐槽道,月光石状若琉璃,从内而外散发着柔和的光,既不能用来炼丹也不能用来炼器,除了永不熄灭外别无用处,只能当作几瓦的灯泡来使。

又往前走了几步之后,泉辰翻手将掌心的两枚月光石丢进储物戒指内,接着就把头顶的那枚月光石给撬了下来,别说,这月光石小归小,不亮归不亮,但盘起来还是蛮舒服的。

当泉辰撬下第二十一块月光石后,这条通道终于是走到了尽头,尽头处再次出现一扇石门,挡住了泉辰的路。这一次,泉辰好好反省过了,对于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不能浪费,蚊子再小也是肉。

首先,泉辰用小小乾元剑从石门上切下一块碎片,接着用储物戒指试试看能不能将石门碎片存进去,结果试了半天,石门碎片一点反应都没有,这石门竟然不能被收进储物戒指里。

生气,对于不能带走的宝物在泉辰眼中根本就不算是宝物,郁闷片刻后,泉辰直接一掌拍在石门上,冰蓝色的火焰席卷开来,转眼就在石门表面上留下一层冰晶。接着泉辰用力一震,石门就哗啦哗啦地化作冰屑飘落一地,漫天冰屑飘落犹如天女散花一般,像极了爱情里幸福的样子。

但是,泉辰一点想法都没有,只是对于石门不能收进储物戒指内带走卖掉,而感到失望。破除石门后,泉辰带着绿眼小黑狗踏着冰屑走了进去,这回小黑狗没有再舔冰屑了,刚才舔了一口,到现在还有点撑呢!

越过冰屑石门后,里面别有洞天。

而且真的是洞天,一片空旷的地上,长着一棵数十米高的参天巨树,巨树枝叶上覆着一层薄薄的霜雪,若不是还长着嫩芽,真教人觉得是棵死树不成!在巨树之上,一片白色的天,从下往上看,天只有井口大小。

这石门之后,竟是一座深渊,在这深渊里,这霜雪巨树便是天。就连周围的石壁都与巨树的枝叶连着,与其说是连着,倒不如说是巨树长进了石壁里面,只是看着便令人惊奇。

长进石壁里的巨树树枝只有八根,它们共同环绕着巨树,且每根巨枝之间的距离都是一样的,泉辰越看越觉得像是八根铁链固定在石壁上,将巨树锁在这里,如同关押牢犯一般,使巨树动弹不得。

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,泉辰御起小小乾元剑飞至其中一根巨枝的旁边,手中冰焰腾起,将巨枝上的霜雪抹去,这才见到了巨枝的原本模样。连接着巨树和石壁的东西既不是树枝也不是锁链,而是一种特别的藤状物,有些像是刚刚被小黑狗叼出来的根茎。

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用的?石壁的后面到底是什么?

另一边,白色眸子的云潇潇踏进了宫殿之中,宫殿庄严雄伟,但是却很质朴,除了是用一种看不出材质的石头筑成以外,便再也没有什么值得令人记挂的值钱物品。

云潇潇绕过正殿,来到宫殿后面的一个巨大祭坛上,祭坛以正殿后门为界,两边分别有砌筑好的看台,中间是块圆形的祭坛,祭坛的正中央矗立着一道极高的类似烟囱的东西。在烟囱的周围,均匀地垂下八根莫名的藤状物,藤状物挨着祭坛地面的尖端处,分别有着一座四四方方的小池子,大概有婴儿的洗澡盆那么大。

看台和祭坛的中间,隔着一条水渊,只有正殿的后门处有一座石桥连接着祭坛。云潇潇从容地走上祭坛,站在祭坛的高台上,在这里可以俯瞰整座祭坛和看台,更好地主持祭祀的进行。

只见云潇潇取出一柄剑柄处刻着花想容三字的雪白长剑,一剑指苍天,然后用只有她自己一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默念起一段古老的咒语,之所以说是古老,是因为这咒语和如今大陆的通用语完全不同,应该是鬼族所独有的语言。

与此同时,匍匐跪在殿外的两队石像鬼们缓缓从沉睡中苏醒过来,然后带着满眼迷茫之色站起身来,转身走进宫殿,绕进祭坛的入口。为首的两只石像鬼走到祭坛的入口处便停了下来,默默地站在两旁充当守卫,而余下的石像鬼则继续前进,踏过石桥走到祭坛上跪倒在高台之下。

云潇潇斜着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石像鬼们,目光犹如在看一群牲口一般,同时口中的咒语仍未停止,又等了片刻,花想容长剑的剑尖处缓缓凝现出一副巨大的阵图,阵图上纹刻着无数道符文,但只有八道是亮着的,其余的符文全都黯淡无光。

随着云潇潇默念咒语的速度不断加快,那八道亮着的符文渐渐脱离了阵图,漂浮在空中,待完全脱离了阵图之后,八道符文自动飞起,在跪拜中石像鬼的头顶上飘着,似是在寻找着合适的人选。

突然,一道符文猛地落在一只石像鬼的头上,然后这只被选中的石像鬼就腾空而起,飞到藤状物尖端下的小池子旁跪下,头颅像是被人捉着悬在池子上空。紧接着,符文们一个接一个地都选好了自己中意的石像鬼,然后就带着他们跪倒在石池的边缘,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等着。

云潇潇嘴角微微勾起,咒语也将念完,只待它苏醒的那一刻,便可以开始血祭盛宴!

哼,多少年了,吾终于还是回来了,只要再让吾品用一颗那鲜美的血食,吾就能获得真正的重生!这可怜的鬼族,终究还是逃脱不了被主宰的命运。

当云潇潇念出最后一字之时,手中长剑瞬间甩出八记剑气,将八名被选中的石像鬼伸出的脖子划出一道深长的口子,这一刻,石像鬼开始显露出人形,脖间涌出鲜红的血液,全部流淌进身下的小池子内。

接着,一直垂立不动的藤蔓尖端开始缓缓动弹起来,在血腥味的刺激下,如同沉睡许久早已饥饿的野兽般猛地扎进池内的鲜血之中,疯狂吸允起池内的鲜血,没一会儿,藤蔓就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血线,渐渐由青色转为血色。

“吸吧,尽情地吸吧!”

云潇潇看着疯狂吸取鲜血的八根藤蔓,目中露出疯狂的得意之色,再过不久,吾就可以重生,再次成为神灵,主宰鬼族的命运,当初加诸于己身的所有苦痛,吾都将加倍奉还!

巨树深渊之中,泉辰正御着剑站在藤蔓旁边,还在思索着这藤蔓到底是何物之时,这青色的藤蔓忽然动弹起来,表面浮现出丝丝血红之色。八条血红的藤蔓连接之处,突然长出一朵血色的花苞,在鲜血的补充下,花苞之上不断有血丝浮现,使得花骨变得血红浓郁起来,像要滴落一般。

“什么东西?好恶心!”

泉辰看着突然出现的花苞,心中不由地出现一股厌恶之感,满满的嫌弃。

尤其是从上面散发出的浓浓的血腥味道,只是闻着便有种恶心呕吐之感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培育出这种东西来,虽说存在即有理,但如今让泉辰碰见了,便自然不能让它再存在下去。

心中想到这里,泉辰指尖便燃起淡蓝色的冰焰,然后整个轰在血色花苞之上,不仅如此,泉辰还调动起全身的灵力,将蓝色冰焰激发至极致,瞬间便包裹住整只花苞,进而蔓延至血色藤蔓上。

未完待续!关注《咸宁闲游》微信公众号每日原创更新,回复关键词“永安”,免费阅读架空修仙小说《永安》!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咸宁论坛

本版积分规则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42120180010号

咸宁网络问政平台

手机版|Archiver|小黑屋|咸宁新闻网 ( 鄂ICP备06018974号 )

GMT+8, 2019-7-22 12:37 , Processed in 0.197040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