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宁中医医院
格力超级品牌日

咸宁论坛,咸宁市唯一官方论坛,咸宁人民的交流平台!!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咸宁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665|回复: 0

[原创小说] 张家十伢故事连载十四《十伢之死》(大结局)

[复制链接]

斑竹勋章

发表于 2018-1-24 21:08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分享到: 更多

本文更多详细内容,只有注册并登录才可以浏览哟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咸宁论坛

x
46:饿死的人越来越多,但再也没有敢往外逃荒的人了。
        不逃荒,又没粮,大家只有在家等死。
        终于有几个胆大的抢粮了。
        那几个胆大的人,把为苏甲老爷守粮仓的几个人杀了,抢了几车粮就走,去了哪里?十伢听说是去了余呆子沟的山上占山为王去了。
        饥民一见,左右是个死,便每天都有人往那山上跑,没有几天,山上就有好几十个人,居然打起劫富济贫的大旗,在某一个晚上,把苏秀才的家抢了,苏秀才哭哭啼啼的来到苏大老爷那里,苏大老爷只好调兵布防,把那山下的道路全部控制,免得还有饥民加入劫匪当中,一面把劫匪的家属尽行屠杀,警告那些还想上山的饥民,并调集几百精兵剿匪。
        这段时间,十伢见苏家兵在路上不断的跑来跑去,耀武扬威,很是威严,俨然一个大战在即的样子,十伢知道灾荒已给苏大老爷造成了重大的恐慌,所有饥民一律不准进山,到处在抓逃往余呆子沟山上的饥民,十伢连去余呆子沟山上寻找野菜的机会也没有了,所有寻找野菜的饥民,只能在山下或其它的山上寻找,家中除了还剩下点猪吃的谷糠,粮食早已告罄了,再不想办法,自己兄弟二人,只有活活的等死,无论如何,得想办法逃走,再不济也得逃走一个。他知道,长脚五善跑,那些兵无论如何是跑不赢他的。
        这天,他们兄弟二人来到余呆子沟,路过始祖亭,那里苏氏大老爷驻有重兵,亭中有兵把守,见他二人过来,守兵把枪一挺,拦住他们,说:“不准上山。”十伢忙上前说道:“兵老爷,我们只是一个本本分分的良民,到山下去寻找一点野菜,绝不上山。”兵爷放开他们,重重的说:“记住 ,上山者死。”十伢二人点头哈腰的答应,忙忙的往里边去了。十伢两人再往里走,中途碰到一些采野菜的饥民,也碰到一两个倒毙路边的饥民,再走三五里,有个三叉路口,那两条路都是通往山上的路,路口有苏氏家兵把守,任何饥民都不准走过这个路口,十伢二人来到距那些兵不远的地方,他先让长脚五藏在路边,自己则在路中大喊:“有人上山啦,有人上山啦!”
        那些兵一见,忙跑过来,见十伢还在那里大喊,忙问:“哪里?”
        十伢用手往左边一指,说:“那里,你看,跑进树峦中去了。”十伢边说,边往前跑,好让那些兵跟着他的方向去追,追了一段,又说:“看,那个穿白衣的,正在往上跑呢。”那些兵左看右看,总是什么也看不见,见追远了,只好撤回。而长脚五见那些兵都被十伢吸引走了,慌忙从树峦中跑出,从右边往山上飞去。
        待那些兵回来,十伢已见五伢已跑到了那个半山腰上,他还在健步如飞猛跑,便用手一指,说:“你们看,那个人已跑到那个山上去了,我说么,都是你们不追,要是苏大老爷知道了,你们吃不了叼着走。”
        那些人一见,山上果然有一个人在跑,真的是健步如飞,跑的飞快。但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了,见十伢一说,那个为头的便过来说道:“兄弟,小的也是下人,都是混碗饭吃,不然小的早就饿死了,今天的事,兄弟你就当没看见。”那人说完,便从一个粮袋中抓出一把玉米,递与十伢,“兄弟们的口粮也不多,每天也就个半饱,还望兄弟手下留情,千万别让苏大老爷知道,不然,我们不但会被打个半死,还会让我们回家饿死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站在那里,看到五伢已逃往山上去了,心里放心了一大截,见他们被自己一吓,居然来讨好自己,有粮送来,虽然是玉米,但自己已多天没吃过粮食了,见了黄灿灿的玉米,口水都流了出来,他只好使劲的吞下,却故意不接,他就想看看那些兵能对他怎么样。那个兵只好又抓出一把,说:“你看,我们这么多人三天的口粮就这么多,我们总不能饿着肚子站岗吧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看了看袋里,他们五个人,三天的粮食确实不是那么多,他便再抓出一把,说:“兵老爷,你们站岗也辛苦了,我们都是饥民,我也有十几天没见过粮食了,不是饿的慌,我也不会跑到这里来寻找野菜,我今天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看见,我就看见兵爷们寸步不离的在这里站岗,你们辛苦了。”十伢说完就走了。
        十伢来到前面,回头望望,见不到了那些兵爷,他不由大喜过望,高兴的跳了起来,五伢成功的跑上山去了,他自己则还把那些兵爷忽悠的团团转,还居然给了我这么多的玉米,把玉米磨成粉,拌进谷糠中,细细的吃,够自己过一段时间。
        十伢一边走,一边往口中丢进一粒玉米,咯嘣一声,咀嚼了起来,虽是生的,但那个香味,让他无法言说。

        47:十伢回到家,想起自己十兄弟,除了那个软弱无骨的软颈三外,只剩下自己孤伶伶的一人,兄姐不是死的死就是逃的逃,不管你是聪明善良软弱还是像赖皮四那样拐骗坑人,好人歹人都没有一个好的下场,在这遥遥无期的饥荒中,自己能不能安全度过,还真的不知道是个什么结局,对自己陷入这种严重饥荒的境遇,也不免深深的忧患起来。
        这天,十伢提着一篮子东西来到始祖亭前,一到亭前,就大哭起来,也不管那个守兵挡不挡他,他径直哭进亭中,哭的那个守兵莫名其妙。那个守兵见他来到亭中,进亭就先自跪下,把篮中的东西摆了出来,原来是香、神纸、一个空碗、一个空酒杯,别的再也没有什么,说是祭祀,这里不是坟墓,该到始祖坟前才对,说是祭神又是空碗空杯,也不对,他只见十伢一边哭,一边摆好空碗空杯,再把香纸点燃,然后,扑在地下大拜了几拜,便放声大哭了起来:
        不哭天来不哭地,
        只把苏氏始祖祭,
        几百年来你有灵,
        保佑儿孙永昌隆,
        一代一代子孙兴
        一代一代旺富贵,
        苏大老爷爱臣民,
        可怜饥荒偏遍地,
        天天能见饿死人,
        日日有人路边毙,
        我祖你要显威灵,
        度过饥荒再来把你祭。

        那些当兵的见他摆着空碗空杯,又见他哭的那么伤心,便上前说道:“你来祭始祖,怎么用个空杯空碗呢?你应该带点牲畜祭品呀?”
        十伢听了,也不搭理他们,只顾自哭道:
        兵爷爷啊,
        始祖佑民几百年,
        臣民哪不感他恩,
        只因灾年饥荒重,
        粮已吃光无一粒,
        威恩浩荡怎能忘,
        只能空杯空碗表心意,
        兵爷爷啊,
        若得来年有丰收,
        我定当再来把我们的始祖祭。

        一个颗粒没有快要饿死的良民,在临死之前,还能来祭祀始祖,那些兵爷见他一片诚心不由的感动了起来,但却有一位兵爷问:“你祭祀始祖也该到我们始祖的坟前祭祀啊,怎么到这始祖亭中来了呢?”十伢听了,也不说话,又抽抽哽哽的哭了起来:
        兵爷爷啊,
        我只有香一柱纸一张,
        始祖神灵威八方,
        小民不敢辱先祖,
        空杯空碗怎该当?
        我只能在始祖亭中,
        表表我心意,
        求我先祖佑我度饥荒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兵爷一听,大喊:“拿祭品来!”便有兵拿着鱼、肉等几样祭品过来,忙忙的摆在十伢的面前,十伢站起,恭恭敬敬的再重新拜了几拜,随收起祭品,边说:“多谢兵爷,我再到始祖坟前一祭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把祭品收进篮中,来到始祖坟前,依然摆上,也不焚香焚纸,站着大声的说道:“始祖爷在上,有赖始祖,恩泽一方,除凶降吉,民富物丰,几百年来,子孙长发其祥,年年丰衣足食,岁岁子民安康,今年岁不祥,遍地饥荒,小民敬呈酒肴,祭殿先灵,求我始祖,佑我灾民,度过饥荒,小民代全体饥民祭拜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说完,也不跪拜,便把祭品收进篮中,正准备走,那位兵爷却问:“你在始祖亭中又哭又拜,怎么到始祖坟前却不哭不拜了呢?”
        十伢说道:“兵爷啊,我是一个什么人啊,下等贱民,我在始祖爷面前去拜,不是玷污了他老人家么,如果还去哭,那更是聒噪了他老人家,要拜要哭,我只能在他老人家的旁边偷偷的去拜去哭,表表我一个下等贱民的心意就行了,在始祖爷面前,只有苏大老爷还有像你们这样的兵老爷有地位的老爷们才可以一拜,我们这些贱民不配啊,怕玷污了他老人家呢。”十伢说完,提着一篮的祭品便走了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48:那个三叉路口虽然被苏大老爷的兵守住,但上山的人还是越来越多,这些饥民不从路上走,就手拿一把镰刀从棘棘中翻山越岭的上,每天总有几个饥民能成功的逃到那山上,时间一久,山上的人有一百多个了,苏大老爷在山下的驻兵也达到五百,互相对抗着,山上的人不能轻易的下来,山下的兵也不能轻易的上去,但上面的人多,粮食自然也成了问题,又不能轻易的下来劫富济贫,终于,他们从山后新开了一条秘密小道,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,又成功的抢了暴发户一家。
        苏大老爷原本想困死他们,只要他们不下来,就会把他们饿死在山上,看来这一计已经失灵了,并且还让他们在山后多了一条通道,再不剿灭他们,对自己的威胁将会越来越大,有朝一日会抢到我苏大老爷的府上,祖爷们走过的路绝不能让他们得逞。
        于是,苏大老爷大量招兵,打出宣传口号:“吃饱饭,来当兵。”这个口号对那些濒临要饿死的人来说,不啻是一根救命的稻草,十伢也看到这个张贴的口号,但他不为所动,他知道苏大老爷不是为了解决你的饥荒而让你去吃饱饭,肯定是山上的人抢了暴发户,才招募人去当兵,好去攻打山上,你这一去,那就是饥民攻打饥民,等于是自己人打自己的人,他苏大老爷好渔翁得利。所以十伢他宁可饿死,也不去当兵。但毕竟有些饥民饿不下去了,再饿,只有死路一条,所以,当兵的人还是有一些,但这些人对苏大老爷来说,远远的不够,最后,他只好强行的征兵,说:“为了苏氏家族的稳定,为了苏氏家族的世代昌荣,所有在家男丁,按三丁抽一,必需义务当兵。这一来,十伢没法躲过,自己几兄弟除了死去的还有好几个,他们才不管你逃到了哪里,只要他没死,就得算一个,十伢见无法躲避,只好先自逃了,找个山洞住下,再也不敢回来,反正这时,春天已经悄悄的来临,万物生长的绿芽正在从大地中悄悄的冒出,每天出去寻找野菜比以前好找多了。
        但软颈三就不同了,他则被强征而去,穿上了一身有“苏”字的兵服。
        这天,十伢躲过那些兵,从山中翻到余呆子沟,只见那里苏氏大旗到处飘扬,正一路往山上而去,真是浩浩荡荡,兵丁不计其数,把个余呆子沟都快塞满了。
        “他们终于要攻打山上了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心中不免一急,他只好拼命的往山上爬,爬的高了,但见前面也是一样,路上满满的都是苏家兵,已一直在向山上延伸,前面的兵已都到了那个半山腰了。
        山上奇峰怪石,路径崎岖,真是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,难怪苏氏先祖,当年选择在这里发迹,事过几百年,居然有饥民重走先祖之路,这苏大老爷哪敢轻视,他提出杀毛贼一人,奖纹银二十两,谷十担,重奖之下,必有勇夫。他不怕这些饥民在十担谷的重奖之下,不去拼命。
        山上也知道苏大老爷要剿灭他们,一些险道早已被他们堵死,只是人少,才一百多人,但险关毕竟是险关,可以以一当十,何况苏大老爷的兵还在下面,想往上攻,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,那些在前面攻打的先锋,稍一碰到阻力,就退了下来,让后面的兵上,但后面的兵一跑到关口,就被上面滚下的大石,大木打的哭爹喊娘,也随即的退了下来,苏大老爷在下看到攻打了半天,却一事无成,不由心里越急,气不过,斩了退下来的几个逃兵,大喊:“只准进,不准退,谁退谁死。”随大手一挥,“上。”
        那些兵爷见苏大老爷亲自压阵,无不带头奋勇前进,所有的兵全黑压压的一般向山上爬去,有路的从路上,没路的从山峦中,也要往上爬。上面的人毕竟人少,挡住了路上的人,却没有挡住那些从岩上往上爬的人,十伢一见不由的大急了起来,他爬到一块巨石上,对着苏大老爷的兵大喊:“兄弟们,你们都是饥民,他们是因为饥饿被迫上山,你们也是因为饥饿被迫当兵,千万不要自己人打自己人,不要一家人打一家人啊。”
        那些兵听了,攻势大阻,都呆住了。上面的人也忙在空隙中加速的准备大石大木。
        十伢见众人停了下来,又接着大喊道:“兄弟们,我们都是一家人,怎么能自己打自己人呀,我们都是被饥荒逼的,只要解决了饥荒,我们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吗?我们千万不能自相残杀啊!?”
        苏大老爷一听,攻坚战,竟然被这人逼停下来,手一挥,大喊一声:“妖言惑众,快灭了他。”       
        于是,便有一支冷箭,向十伢射来,正中十伢胸上,十伢从巨石上不由的滚了下来,随即人事不知。
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尾声:山上的人终究是被苏大老爷剿灭尽净,一个不留,这一战,苏大老爷一方也以死伤一千多人的代价结束,软颈三已死在这声战斗中,所有的匪属,一概被苏大老爷抓捕、关押或屠杀。十伢也是匪属一个,但那时,十伢已死,苏大老爷把十伢的尸体找了出来,鞭尸三日,最后把他丢在药姑山下大平坳的乱石岗中,有好心人,扒了些乱石把十伢掩埋。
        这一场饥荒,究竟造成了多少人的死亡,至今成谜,已无人知晓。
        后来,每有人想起这一场饥荒时,总有人会说:“那一年,因天旱造成的饥荒,都不知道饿死了多少的人,只见到处都有死尸,许多的户头死绝,几百年来,真的是最困难的一年啊。”
        因十伢一生聪明机智,诙谐幽默,与权势作对,有不少的人怀念他,他的坟前就是一条大路,每有人走过,便搬个石头放在他的坟上,以示对他的敬意,也有一些不喜欢他的人,为了恨他,路过的时候,也搬一个石头,砸到他的坟上,以解往昔之恨,这样年复一年,十伢坟上的石头越来越多,坟堆也就越来越大,坟堆上全部都是石头,什么也生长不了,所以至今,十伢的坟上寸草不生,几百年来就从没有长过草。
        但春天还是来了,现已万物竞绿,草木兴荣,所有种植棉花的地上也都绿草茵茵了。(全书完)
       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咸宁论坛

本版积分规则


咸宁网络问政平台

手机版|Archiver|小黑屋|咸宁新闻网 ( 鄂ICP备06018974号 )

GMT+8, 2018-11-15 17:22 , Processed in 0.195023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