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宁中医医院
格力超级品牌日

咸宁论坛,咸宁市唯一官方论坛,咸宁人民的交流平台!!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咸宁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691|回复: 0

[原创小说] 张家十伢故事连载十三《乞讨首犯、逃荒元凶》

[复制链接]

斑竹勋章

发表于 2018-1-24 21:05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分享到: 更多

本文更多详细内容,只有注册并登录才可以浏览哟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咸宁论坛

x

        45:待十伢听到大肚六的死信,已是多天以后的事了。
        他因正值饥荒,无事可做,便整天待在家中,长脚五也一样,不管到哪里都找不到事,也只好坐在家中,把个头整天的埋在胯下。
        宽脚七讨饭也越来越难了,因饥荒,出去讨饭的人特别的多,人人都饿着肚子,哪有余饭施舍别人?以前,只要他的铜碗一敲,便有许多的小孩围了拢来,大呼:“宽脚乞来啰,宽脚乞来啰。”他们不叫他宽脚七,是因为他乞讨,所以都叫他宽脚乞,他排不排第七,那些人并不知道,只知道他的脚特别的宽,宽的还特别的奇怪,走个路还一跛一跛的,跛得那么厉害,他们都怕他倒,却偏偏不倒,所以,只要他一出现,大家的眼睛都扫向他,就看他倒不倒,直到他走拢来了,或走远了,心里还在疑问,他怎么就不倒呢?他该倒的呀?大家还知道他乞讨出了名,年年月月都会看到他。而宽脚七也特别的招人待见,大家见他来了,会问:“宽脚乞,你这么久没来,都在哪里要饭去了唦?”而那些小孩则会追着他喴:“宽脚乞,滚绣球,宽脚乞,滚绣球。”他还真的会在那些孩子的跟前,把铜碗一敲,“当当”地响一通过后,说:“滚绣球啰。”说完,他大踏两步,做出严重要倾倒的姿势,把头触地,一斤斗翻过去,然后,再慢慢的爬起来,说:“宽脚七滚了绣球啰。”于是,那些小孩子在大笑声中一路的跟着他看他讨饭去。所以,只要宽脚七一来,大家都会给他一点饭吃,若是错过了吃饭的时候,只要有剩饭,冷饭也会打一碗给他。而现在不同了,大家都没吃的了,只要一听见他那“当当”的铜碗叫声,再也没人去看他了,并且还会把门都关上,如果他去敲门,十有八九,也没人理他,生怕门一开,他就进来赖住不走。所以,他每出去讨一天,便饿一天,他只好拚命的往前走,再说,宽脚七也习惯了讨饭,他知道讨饭的人特别的多,只要有一口气,他便笔直的往前走,边讨边走,从不回头,一直走在那些逃荒大队的前边,走的离家越来越远,他就不信普天之下都是这样的大饥荒,都讨不到饭。
        十伢与长脚五两兄弟除了出去找点野菜外,基本都待在家中,那籴进来的粮食,也快吃光了,再不想办法,他也只能坐着等死。
        这时,饿死的人越来越多了,十伢几乎每天都能听到饿死人的消息,有些人饿不过,与其饿死,不如出去逃荒,天底下不可能都像药姑山苏氏大家族地区一样发生这么大的大饥荒。但过了不久,早逃荒出去的人都逃出去了,迟逃荒的人却都被苏大老爷赶了回来,并且还抓了几个典型,整天吊在大路口轮流的打,以警告那些外出逃荒的人,并且边打边说:“你逃到哪里不收你的人头税,你这样成批结队的逃了出去,不是严重损害了我们苏大老爷的形象么?”
        但不管你怎么打,众人的命还是要紧,因为饿着肚子只有死路一条,万一逃出去了,则还有活命的机会,于是这些饥民没日没夜的逃,白天逃不走就晚上逃,从路上逃不走就从山上逃,不管翻多少山涉多少水,他们为了自己的肚子,除了逃之外,已经没有了其它的选择。这真的是让苏大老爷的人防不胜防,抓不胜抓。最后没法,他们只好抓几个典型,把那些最先逃出去的,无论如何也要抓几个回来正法。
        这时,宽脚七也不知道讨出去了多远,只知道那里的人都不知道苏大老爷,他们的大老爷姓什么,宽脚七也不知道。他只知道这里要饭好讨得多了,有些人给饭,有些人吃过了饭的,还会给他一些粮食。这里的人还特别的好,见他晚上露宿阶檐,还会让他到偏房里去过一夜,早上还会让他吃了再走。他知道这里的老爷们也一样,没有半点架子,见他去了,会亲自起身,盛碗饭给他,不像在家里乞讨,那些老爷们一见,都是大手一挥,就有下人跑出来,呵斥他滚开,稍走慢了一点,那个下人就会把他推倒在地,不好的还会把他踩上一脚。宽脚七看到这里的人太好,一个乞讨的人无法感谢,他想到自己会滚绣球,便在小孩及大人面前,敲起铜碗来,把铜碗敲的“当当”的响,让人都看着他,便说:“宽脚七滚绣球啰。”他说完,依然大踏两步,做出严重倾倒的样子,吓的那些小孩大叫,而他却把头触在地上,一斤斗翻过去,再慢慢的爬了起来。他见众人乐了,便再做一次,众人见他是表演给大家看的,便慌忙的拉住他,说大家都是人,让他不要再表演了。所以,宽脚七来到这里,感觉到这里是他要饭的天堂,他大有在这里乞讨一生,不愿回家的感觉。
        宽脚七讨了一段时间,他不但每天都能吃饱,而且在家中饿了的那种饥色,也越来越好了,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,有史以来达到了一种最佳的健康状态,再也没有了饥饿感,而且精神气十足。他身上背着的粮袋也一天重过一天了,如果再讨几天,他就要背不动了,他想起家里还有五伢和十伢,等着粮食救命,便不管多远,这里的条件再好,他都想把这袋粮食背回家去救五伢和十伢的命。于是,他不再往前走,而是掉过头来往回走,虽然越往回走越难讨,但他背着一袋粮食,就是想早一点赶回家去。
        这一天,他终于又回到了药姑山,回到了苏大老爷的地盘,他一跛一跛的背着一袋粮来到一个三叉路口,此时夕阳斜照,晚霞正红,路上并不见有半个逃荒的人,“莫非要逃荒的人一下子都逃光了吧。”他心里正想着,却见前面有几个士兵,说着自己的家乡话,向自己走来。
        “终于距自己的家不远了。”宽脚七放下粮袋,想在路边歇一口气再走,他一屁股坐在地上,喘着粗气,向四周看看,除了有几个兵,什么人也没有。他一踏入这边的地界,这边都是荒山秃岭,山上都是成片成片枯死的棉杆,田中都是干死的稻禾,都已放火烧了,他看了,真的感觉到这边比那边荒凉了许多。
        这时,有一个士兵来到了他的面前,背上有一个大大的苏字,向他仔仔细细的打量,问:“你叫宽脚七?”
        他正莫名其妙,这个兵老爷怎么知道自己叫宽脚七呢?莫非自己要饭,真的要出名来了,要到这些兵老爷都知道自己要饭的名声?于是他就慌忙的点了点头。       
        那个兵一把抓住他,说:“他就是宽脚七,就是他带头讨的饭。”另外几个士兵听说,立马围拢过来,立即把他五花大绑绑了起来。宽脚七还莫名其妙,不知道自己所犯何事,见有人绑他,只拚命的说:“冤枉,冤枉,我只讨饭,我什么事都没做啊。”
        那几个士兵说:“正因为你带头讨饭,弄的所有饥民到处逃荒,已经严重损害了我们苏大老爷的形象,造成的负面影响极大,不绳之以法,不足以挽回对苏大老爷的形象。”那几个士兵一说完,把宽脚七一捆往车上一丢,押着就走了。
        这一天,十伢看到一队士兵押着一辆车远远的走来,车旗上还写着几个大大的字,但有一个“七”字他却认识,车上有一个五花大绑的人,矮矮的,有点面熟,待车走近,他终于看清了那个五花大绑的人是宽脚七,他不由的冲了过去,高喊:“七伢?你怎么了?”那几个士兵一见,忙把他拦住,所有的枪尖都对准了他。宽脚七一见是十伢,哭道:“老十,是我呀,我就是讨了点饭,我讨了几十年的饭,我从不做错事,我哪里做错了什么呀,老十快救我呀。”
        但十伢被那些兵拦着,怎么也冲不过去,再冲,那些兵就用枪杆打他,几个人打他,打的他倒在地上,也打的他头晕眼花,待他爬起来,那辆兵车已走了好远,他追了几步,大喊:“老七,要饭没罪,你是冤枉的。”
        宽脚七被押着在每个小镇周游了一圈之后,被砍头示众,并且还把他的头高挂在兵车的旗杆上,重新又在各个小镇周游一圈,到处张榜公告,说他是“乞讨首犯、逃荒元凶”。
        十伢听到宽脚七的死讯,不由的大叫一声,倒在了地上。
        十兄弟中,一下子就死了五个,大姐死的那样凄惨,但致死都还在怀着一种感恩的心;火爆二死的那样壮烈,至今让人还在称道;大肚六呢?他因饥饿偷吃了人家的一只羊,而被罚刑饿死,死的那么冤枉;特别是宽脚七,叫化一生,做过什么错事?怎么就不明不白的以“乞讨首犯、逃荒元凶”判处死刑了呢?扯口八,沉江而死,死的不明不白,致死也还在感恩苏甲老爷;另外还跑了两个,一个赖皮四,一个花心九,这两个也永远的都不能再回来,赖皮四骗财骗物,跑了也罢,花心九却介入一场不明不白的生意中,也居然不得不逃亡,实在是大大的冤枉。这些人该死的也罢了,老实至极与本分至极罪不该死的人,怎么还偏偏要处以极刑?(未完待续)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咸宁论坛

本版积分规则


咸宁网络问政平台

手机版|Archiver|小黑屋|咸宁新闻网 ( 鄂ICP备06018974号 )

GMT+8, 2018-11-16 06:02 , Processed in 0.725839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