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宁中医医院
格力超级品牌日

咸宁论坛,咸宁市唯一官方论坛,咸宁人民的交流平台!!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咸宁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609|回复: 0

[原创小说] 张家十伢故事连载十二《饿死的大肚六》

[复制链接]

斑竹勋章

发表于 2018-1-13 22:34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分享到: 更多

本文更多详细内容,只有注册并登录才可以浏览哟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咸宁论坛

x
43:苏布老爷的生意越来越好了,他一年三百六十天生产棉布,还供不应求。前年,他扩展了作坊,从原来的一个扩展到三个,在苏氏家族地区,他的年利润排前十位,为苏大老爷提供了不少的税收,为此,苏大老爷常常来到他的作坊视察,他的成功得到苏大老爷的首肯。这年,他在苏大老爷的鼓励下,把作坊又从三个扩展到五个,这样一来,销量不管怎么样,先要保障棉花的供应,但五个作坊,棉花的缺口肯定过大,必需在本地扩张棉花的种植,便由苏大老爷出面,在整个苏氏家族地区,所有的农户,每亩必需种植五拾斤棉花,每斤棉花按市场的行情价加价百分之五收购,特别欢迎棉花种植大户,对这些种植大户另有更多的鼓励,但对没有完成种植任务的,则每亩加征税收百分之十。
        这样一来,所有的农户,不愿意的也不得不种植棉花,再加上苏家河长年被苏布老爷染布的废水污染,影响稻田严重减产,所以很多的子民除了留下极少的口粮田以外,都种植上了棉花,很多口粮田不够的,还不得不向山上大量的开垦荒地,一两年间,山上能开垦的地方几乎都开垦光了。以前绿树成荫的山上,到处都是一整片一整片的棉花。
        这年,因开垦的棉田太多,有田地的人需要大量的雇工,除了宽脚七依然在外要饭之外,大肚六便与十伢在一个种棉的大户人家做工,这时正是除草季节,天气炎热,只要天晴,十伢几人每天都是锄草。这个大户老爷也姓苏,十伢当面叫他老爷,背后则叫他苏棉花。苏棉花每天都打着伞要来到树下看十伢他们几次,看看他们锄的多不多,有没有功效,他特别喜欢看大肚六锄草,只要他不发懒,他从地这头锄到那一头,腰都不需要伸一下,并且,锄的速度比十伢他们几个人都快,只要听见
嚄嚄的锄地声,他就知道那是大肚六弯下腰锄地去了。这天,十伢看见苏棉花又来了,自己正热的大汗淋漓,他居然每天来监视几次,气不过,便丢下锄头,来到老爷的面前,和他闲扯起来。
        苏棉花说:“大忙季节,皇帝老子都不坐殿,你快去锄草吧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笑笑说:“在我眼里,老爷你比皇帝老子还大,你既瞧得起来看我们,我不陪陪你,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啊。”
        苏棉花一听,忙说:“好好,承你看得起,你去忙吧,我还有点事,先走了,莫耽误了你们锄草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说:“老爷坐坐嘛,怎么一来就走呢?老爷下次再来,我一定多陪陪你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见财主走了,走进棉地,拿起锄头,边锄边唱起山歌来:
        日头当昼又当中,
        空着肚子来做工,
        只想财主管饱饭,
        饱人不知饿人饥,
        饱人不知饿人饥,
        吃个饱饭好行工。
        晚上,十伢他们几个回到家,吃晚饭时,苏棉花见他们几个不管是吃粥还是吃饭,每餐最少都能吃个两、三碗,特别是那个大肚六,每餐六、七碗还不够,把人家的锅底都差点铲破了,便说:“这几天对你们招待不周,实在对不起,明天让你们一天可以吃九碗饭。”
        大肚六一听,长时间以来,他从没吃过饱饭,见每天有九碗饭,不由高兴的跳了起来。
        十伢一听,想到自己每天只吃个半饱,大肚六半饱都没有,现在每天能让我们吃九碗饭,这财主真的是大发善心,便答应了。
        第二日一早,苏棉花亲自送饭来了,他一下子每人端来九碗饭,十伢见了纳闷,问:“老爷,一早怎么给我们端来这么多的饭呢?”
        苏棉花得意的笑着说:“一日九碗全是饭,没有粥,够对得起你们吧?但我没说几餐啊,也是我想省点事,把一日的饭让你们一次吃,就全端来了,让你们一餐吃完算了。”
        大肚六见说,他抓起碗就吃,一碗饭两三口,根本不用第四口,也不是在吃,而是在吞,像牛吃水一般,只见他的筷子在扒,却不见他的嘴巴在嚼,饭却滑进了他的肚中。
        十伢听了,知道这个财主在搞鬼把戏,他也不做声,端起饭就吃,吃了四碗,把碗一放,人便往床上一躺,睡他的觉去。
        大肚六的九碗饭早就吃完了,见十伢不吃,便抓过他的碗,又吃了起来,苏棉花忙说:“每人九碗,你不能吃他的。”但等他去抢大肚六的碗,那碗饭已被大肚六倒进口中吃完了。
        苏棉花见其他的人都剩下了饭,便说:“你们都不吃了么?”
        十伢说:“不吃了,吃饱了。”
        苏棉花阴笑着说:“我给你们每人九碗饭,是你们不吃了,那我就收碗了,明天的饭,我明天再送九碗过来。”苏棉花说完,把剩下的饭都端走了。
        财主端走饭后,再跑过来一看,见十伢他们几个还不出工,居然还都躺在床上,不由气得大喊:“你们饭都吃了,还不去做事,老爷我真是越对你们好,我们越不听话了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问:“我们刚才吃的是什么饭?”
        “一天的饭。”
        “夜饭呢?”
        “没有了,刚才我不是端来了九碗吗?”
        “几百几千年以来,吃了夜饭就是上床睡觉休息,这是自古以来的传统习惯,我们既然把夜饭都吃过了,不休息还搞么事呢?”十伢说完,翻个身又睡了过去。
        苏棉花一下子愣住,却说不出话,气的没法,只得把十伢拖了起来,说午饭夜饭到时再吃。十伢说:“那要让我们管饱,我们做事才有力气。”
        苏棉花没法,只得答应。
        大肚六跳了起来,高兴的说:“老爷,饭要多做点啊,我从来就没有吃饱过。”

        44:时当正午,已到收工的时候,大肚六便欢叫了起来:“收工啰,可以吃饱饭啰!”大肚六说完,背着锄头,便向山下冲去。
        这一餐,苏棉花为了体现自己的大度,便用甑蒸饭,反正只有五个人,这一甑饭无论如何是吃不完的,五个人满满的一甑饭,还有一大盆南瓜汤,虽然是苕丝饭,但满满的一甑,足够大家吃一天,吃不完,晚上可以热一下再让他们吃。大肚六闻着那个饭香,胃口大开,口里的口水就流了出来,他拿着一个碗,先盛满尖尖的一碗,也不用筷子,先一口把那饭尖吞下,再把碗一倾,半碗饭又到了口中,见有人来打饭,又慌忙的把剩下的半碗倒在口中,重新打了一碗,才让后边的人打饭。其他的人边吃饭边夹点南瓜在口中,大肚六却是一碗饭两三口吃完,有人在打饭的话,便打碗南瓜汤一口喝下去,没人打饭,他便就站在甑边,反正一碗饭就是两三口,省的他来来回回的走。苏棉花站在边上,看着大肚六吃饭,也不知道他吃了多少碗了,一双眼只是瞪着他,只见大肚六一双筷子不停的扒,却根本就没见他咀嚼,那个饭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吞下去的,好像饭一到口中就滑下去了,是滑,根本就不是吞,吞要闭着嘴唇,他根本不用闭着嘴唇,那扒进口中的饭就直接的滑了下去。苏棉花不由的看呆了,这哪是吃饭啊,牛也不是这样吃,牛也要慢慢的咀嚼,他居然不用咀嚼,就把饭直接的吞了下去。十伢等四人都已吃饱了,大肚六却还站在甑边,见他们都已吃好,干脆搬起甑,把甑中所有的饭都倒进盛南瓜汤的大盆中,也不用筷子,一手搬着大盆,一手直接用勺,一勺勺的把饭倒在口中,不几下,连汤带饭都被他吃了个干干净净。大肚六这才放下盆,用手抺抺嘴,见苏棉花诧异的看着他,这才尴尬的笑道:“嘿嘿,嘿嘿,老爷真好,终于让我大肚六吃了一个饱。”
        苏棉花说:“你简直天生就是个吃饭的猪,罢了,你这样的饭桶,我可请不起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说道:“老爷,只要他吃饱了,他可会做事呢,他一个人可以做几个人的事。以前是你没让他吃饱,所以他才没做那么多的事。”
        但大肚六实在太会吃,苏棉花又答应让他们吃饱,所以吃的自己很心痛,在以后的几天中,他只能每人每餐三碗饭,不够的,煮一大锅稀稀的粥,让他们填填肚子罢了,除了大肚六之外,十伢见自己几人毕竟都是卖工的人,都能吃饱,也就罢了。
        但这天气一天热过一天,一个多月以来,一滴雨都没下过,十伢几人都帮着苏棉花挑水抗旱,但干的太久了,挑水抗旱也无济于事,除了水边的棉地外,山上的棉花基本上都干死了,因棉花的价钱比稻谷优惠,所以棉田与稻田抢水,稻田因此也受到严重的影响,正在扬花的稻禾,也干的抽不出稻花。偏偏天气还要继续的旱下去,一点也不见下雨的吉象,很多的泉水都干枯了,剩下的泉水仅够维持人畜吃用。
        直到大雨下来,棉花早已绝收,稻谷也已绝收。这一年,真的是一个大旱年,所有苏氏地区的子民,都陷入了一场巨大的粮荒中,家有余粮的还好点,像十伢这些家无寸土的人,平时还可以打点长、短工,只要你勤快,总不至于饿饭,现在整个苏氏地区都因大旱,旱的谁家也没有收成,像十伢这些每年只能靠做工维生的人,再也没有人请他们做工了,他们吃了上顿就愁下顿,只好挖野菜度日,但山上都被开垦出来栽种了棉花,棉地中的草也被锄的干干净净的,能挖野菜的地方也就有限,但挖的人多了,挖不胜挖,最后弄到剥树皮吃了。
        十伢毕竟聪明,在大旱的时候,他就意识到因大量种植棉花,绝对的影响粮食丰收,那时,他就拿着在花花公子苏合模身上搜来的银两,籴了一些粮食进来。但大肚六就不同了,他要是吃饱的话,一餐能吃三四个人的饭,何况他也没有储粮,他还有老婆,还有儿子,一家几口都要吃,在这种荒灾面前,他再少吃一点,但全民粮荒,他也不免束手无策。
        野菜挖完了,树皮也剥完了,天上飞的地上走的也都被逮光了,有些饥民饿的没法,不免就跑到苏布老爷那里闹了起来,呼喊着“不要棉花,我要生存,我要吃饭。”的口号,这口号一呼,围拢来的人便越来越多,苏布老爷见了,便紧急去找苏大老爷,苏大老爷一听,眉毛一竖,骂道:“反了天了,抓!”这一抓便抓了好几个,都以逆天造反的理由斩首示众,把那些人头都高高的挂在大路口边。饥民一见,都安分了下来,就像不安分的小孩见狼来了一样,狼一到,所有的人都寂静无声了。
        终于有人饿死了。大肚六受不了长久的饥饿,他只好撇下老婆与儿子,拿着一把镰刀与锄头独自一人往深山走去,希望在深山中能找到一点食物。他来到一条山沟,居然听到了羊的叫声,人家吃的都没有,这里怎么还有人家养羊呢?他心里想着,就往羊叫的地方走去。这里还有三只羊,一只公羊,一只母羊,还有一只小羊。大肚六也真的是饿疯了,也不管它是什么羊,他一刀就向小羊打去,小羊应声倒地,他提起小羊就走,来到一条小溪边,割下羊头,破开羊肚,就生吞起来。
        但天还未晚,养羊的人来了,见少了条小羊,便四处去找,找到溪边,见了一地血迹和羊毛,知道有山外的饥民进来了,也不惊动大肚六,第二天一早,便带着几人,拿着弓箭,乘着月色,悄悄的来到山中,一人藏好一个地方,待天亮,只等大肚六出现。这天,大肚六因吃了羊腿,没有了饥饿感,藏在山中睡了一个好觉,待太阳出来照射到眼睛,才走了出来,在溪边洗了把脸,然后还喝了几大口水,待他走出来正准备去拿吃剩的羊肉时,不防嗖的一箭正中自己的大腿,扑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,于是被几个人五花大绑的押着走了。
        原来,这一公一母的是两只种羊,这养羊的农户本来养了上百只羊,因粮荒,只好杀羊充饥,杀来杀去,就只剩下这三只羊了,这两只种羊实在舍不得杀,所以便一直留着,不到万不得以,不会杀它。
        养羊人把大肚六押到苏甲老爷那儿,苏甲老爷面对这些饥民,只差没有抢粮,正愁的没有办法摆布,见有人偷吃种羊,正好杀鸡敬猴看,便说:“饿死他,看还有贱民敢偷不。”
        于是,一根大索,把大肚六吊到一棵大树上,每日派几人轮流的守着,一吊七天,水也不给他喝,把大肚六活活的饿死。(未完待续)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咸宁论坛

本版积分规则


咸宁网络问政平台

手机版|Archiver|小黑屋|咸宁新闻网 ( 鄂ICP备06018974号 )

GMT+8, 2018-10-19 00:41 , Processed in 0.243202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