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宁中医医院

咸宁论坛,咸宁市唯一官方论坛,咸宁人民的交流平台!!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咸宁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39|回复: 0

[原创小说] 张家十伢故事连载九《神秘女人——花心九》

[复制链接]

斑竹勋章

发表于 2018-1-3 21:33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联通广告
分享到: 更多

本文更多详细内容,只有注册并登录才可以浏览哟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咸宁论坛

x

        32:待十伢回到家,扯口八已被苏甲老爷安排葬下去多天了。
        大嫂拿着苏甲老爷丢下的那几串铜钱,虽然哭哭啼啼,但面对的是苏甲老爷,却也无可奈何,连情绪也没有一丁半点,唯有按照苏甲老爷的口谕,草草的把扯口八安葬了事。
        其实,十伢也不喜欢这个兄弟,他看不惯他的作派,更不喜欢他的那张大口,明明自己姓张,却偏偏要那么的崇拜苏甲老爷,把苏甲老爷当神当菩萨,最后还不明不白的死在苏甲老爷的手上,而且死了也还在崇拜他、感恩他。
        十兄弟中,大姐最担心的就是花心九,但花心九也弄出大事来了。
        十伢呢,他倒是不怕,他知道花心九虽然花心,但骨子里还不是那么的坏,甚至,在十兄弟中,他最欣赏的还就是花心九。
        花心九比大姐更美更漂亮,也更年轻,才三十多岁,正是青春亮丽美丽迷人的时候。她十六岁嫁到李家坪,李家坪姓李的人却不多,只有几户,更多的是苏氏。苏氏想娶她的人很多,但她偏说“姓苏的没一个好的,个个都坏,几万苏姓人中,我就没看中一个,我就看中一个贫穷的李和平。”李和平虽穷,人却聪明,见识很不一般,花心九就欣赏他的见识,最后就嫁给李和平了。
        李家三代单传,对只有几户的李氏来说,更显单薄,李家坪虽大,但李和平一家却居住在李家坪的一隅,与李家坪大屋相距一、二百米,花心九嫁过去不及一年,公婆又还先后去世,李家虽然有一点点田地,但也仅够维持一家的口粮,所以,李和平做好自己家的事外,每年还在外打一些短工。
        李家坪有一个花心的公子,叫苏合模,家里做着几处的生意,家资富裕,娶着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,但这个老婆在花心九面前一比,总少了许多的丰韵,少了许多的迷人;每次看到花心九,总不免痴痴的看着她,要多风韵她有多风韵,要多迷人,她有多迷人。花心九见他老是痴痴的看着自己,不免就故意摆弄自己的魅力,苏合模见了,以为花心九有意,不免心里痒痒的,但见李和平在家,恨不能得手。
        农忙终于过去了,苏合模为了想得到花心九,便以要工为由,把李和平要到一个比较远的农庄上去,在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,苏合模终于来敲响了花心九的门,花心九就着窗户眼一看,见是苏合模,不由用背靠住房门,双手捂着脸想了一会,好一歇,才细细的问:“谁呀?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见问,也不由细声细气的答道:“花妹,你的情哥哥来了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突然的把门打开,一把搂住苏合模,在月亮下仔仔细细的一看,一掌推开苏合模,“呸”地一声,骂道:“哪里来的野猫,我还以为是我家和平呢?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慌忙的闪身进房,一把拉住花心九,心道:“花妹,我就是你家和平,和平能给你的,我都可以给你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却打着一张粉脸,说道:“苏合模,你花花公子一个,家里的娘子如花似玉,我虽是一个下人,但也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你这样的花心公子,朝三暮四的多呢,都是今天玩腻了这个明天就丢,谁知道你的狼心狗肺呢?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说:“花妹,天可怜见,我的心都掏你这里来了,整天想的都是你,只要你依着哥,哥什么都依着你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走拢去,一双大眼注视着苏合模,食指却括着苏合模的脸说:“你以为我就相信你么?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见状,一把抱住花心九,手就向她的胸前伸去,说:“我的心都是你的了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却一掌打去,随闪身扭开,然后把手撑开,伸到苏合模的面前,说:“你的心呢?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见状,看着花心九一张情色迷人的艳脸,忙往身上一搜,把能搜的东西都搜下,往花心九手中一塞,说:“这是银票,这是手帕,这是玉坠,都给你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拿着这些东西,说:“你爷当初还想花二千银子娶我呢?在你眼中,我就值这些?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忙说:“好妹妹,哥身上今天就这些,只要你喜欢,下回哥多带点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说:“那我今天先给你留着,看你下回怎样?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道:“正是,哥都想死你了。”说完,又是一把抱住花心九,嘴就向她的脸上亲来。
        花心九一把推开他,说:“你想让我下回开门的话,你就先走,我可远远不只值你这点东西。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一怔,不免愣住,一双眼只打量着她。
        花心九一双媚眼一睖,说:“你走不走?”见他不走,便一双手把他往外一推,笑着说:“你不想我下次开门了么?乖,听话。”苏合模在她的推送下,不由的走出了门外,只见花心九在关门时,留着一条门缝,轻轻的说:“走撒。”见苏合模还不走,又以眼睖了他一下,便轻轻的把门关上了。
        而苏合模站在门前许久,品味着花心九的话,直到花心久的灯熄了,才依依不舍的走了。

        33:花心九其实很讨厌这个苏合模,见他居然想打自己的主意,不由的想作弄他一下,,她知道苏合模明天晚上肯定会来,自己开不开门,开了门又该怎么作弄他?想作弄他,我该使用什么样的招数,既警告了他又惩罚了他?甚至还玩弄了他?她一时又想不出什么妙计。她左思右想,这事又不能找别的人,她只好想到了自己的兄弟十伢,她知道十伢的鬼主意多,他肯定有对付他的招。
        这晚,繁星点点,月亮高挂天空,李家坪一路上的树影朦胧,小径在若隐若现中曲曲折折的延伸,苏合模乘着月色,又来到花心九的门前,小叩房门,轻轻的叫:“花妹,花妹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听到声音,忙来到门边,也轻轻的问:“谁呀?”
        “花妹,是我,快开门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久把门打开,一把拉进苏合模,向外望望,才轻轻的把门关上,没等她返过身来,苏合模早已一把抱住她,说:“想死我了。”说完,手便不自觉的向她身上摸去,花心久也由着他,只站着不动,见他要把她抱到床上,才拍了他一掌,说道:“就你个馋鬼,急什么急,天还早呢。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却说:“好妹妹,我都猴急了好几个年了,你就依了我吧。”
        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,花心九忙轻轻的“吁”了一声说:“外面有人,先等下。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知道李和平不会回来,外面的人不过是几个过路的客,便一手抱着她,一手不停的摸,嘴不停的吻,正吻的有滋有味,外面的人却叫了起来:“贼在这里,肯定是躲到这户人家去了。”随听到有人的敲门声,苏合模二人躲也不是,开门也不是,但敲门声越来越急,苏合模就想去躲,花心九一把拉住他,对着他的耳朵,轻轻的说:“别躲,我不开门,看他怎么进来?”苏合模闻到她的体香,不免又有点神魂颠倒,揉着手中一只硕大的奶子,点了点头。
        外面的人见里边不开门,又说:“他不开门,贼肯定是躲在这里了,兄弟,上。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以为他们要打门,就想躲,但被一个从窗户跳进来的人挡住了,随后又跳进来一个,两人一个大眼,一个腿长,大眼的就是张十伢,腿长的就是长脚五,十伢一拳向苏合模打去,骂道:“偷人家的东西,你还想跑,看你公子一个,居然狼心狗肺,我追了你好几里,看你还往哪里跑?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忙喊:“我不是贼,你们抓错人了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问:“她家的男人我认识,你不是贼,那你是什么?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不由愣住,说不出话来,十伢见他说不出来,一拳又向他打去,边打边骂:“偷东西了,还不承认,我看你偷,我看你偷。”直打的苏合模哀声求饶。十伢便问花心九:“他怎么在你这里了?他是贼么?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也只好点了点头,说:“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到我这里来了,你们来时,我正在睡觉,待我爬了起来,也才刚刚发觉他。”随问苏合模:“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呢?你是怎么进来的?我一个妇道人家,你叫我怎么分辨?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真的是哑巴吃黄莲,什么苦都说不出。十伢见他不支声,又是一顿拳脚,打的苏合模爬在地下直瞌头,连说:“我真的不是贼,我真的不是贼啊。”
        长脚五走过来,一手提起苏合模,说:“你是不是贼,让我来搜搜你身上,看你偷了什么?”
        十伢往他身一搜,搜出了一只玉石手镯,一张一百两的银票,说:“你没偷,这手镯这银票分明就是我的,三更半夜,你藏到一个妇道人家干什么?你不是贼是什么呢?”说完对苏合模又是一顿打。
        苏合模只好百般的讨饶说:“手镯银票我都给你好了,我真的不是贼啊,我真的不是贼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说:“你是不是贼,跟我到苏甲老爷那里去分辨吧。”说完押着他就走了出来。
        花心九看着被押走的苏合模,对他点了点头,说:“你这个贼呀,我一个妇道人家,你跑到我这里来干嘛呢,你这不明不白的不是害了我么?”花心九说完,掩着脸,还嘤嘤的哭了起来。
        十伢两人押着苏合模,来到路上,路上树荫林密,月亮已躲进了云层,小路若隐若现,十伢一脚没踏好,“哎哟”一声,翻到了坎下,长脚五忙跳下去救他,十伢忙说:“别管我,别让贼跑了。”长脚五忙往上爬,一爬没爬上,二爬还是没爬上,苏合模一见,拨脚就跑,待长脚五爬起来边喊边追:“抓贼啊,抓贼啊!”还哪里追的上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34:自此之后,苏合模再也不敢来了,有时遇到花心九,也只不过是拿着一双眼偷偷的打量她,花心九见了,倒是找个机会,走近他的身边,轻轻的说:“你怎么就那么倒霉呢?活该。”她一说完,便走开,离他远点,看到他又在拿眼打量自己时,便向他抛个媚眼,然后露出浅浅的一笑。
        苏合模见了她这一笑,心里不免又痒,想起摸着她的感觉,吻着她的味觉,不由的又意乱神迷,也找个机会走近她,摸她一把,她呢,只是拿着一双杏眼向他一睖,这眼却是水汪汪的,在他看来,真的是风情万种,要不是大白天,他真的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。
        终于有一天,苏合模在花心九菜园边的小树林中截住了她,一把抱住她,说:“我的心肝,我的宝贝,这回你可跑不了了。”说完,手和嘴同时向花心九的身上游来。
        花心九只好站住不动,说:“你真的喜欢我么?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说:“天可怜见,我要不喜欢,今晚我就被雷打死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说:“那好,你要是真的喜欢我,我俩就合伙着去做一件大事。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见说,不由停住手,摆着她的双肩,问:“什么大事?”
        “苏大老爷不正是在大兴土木么?你不想找他要点事做?”
        “我找过苏大老爷呢,想要他把那些木料让我做,他苏大老爷管着我们药姑山这一片天下,太忙,我小人物一个,他哪里有时间见我?”
        “你给我多少银子,我帮你去找找他,让他把那些木料的生意全让你做。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不由的重新打量起她来,好像不认识似的。
        花心九说:“看什么看,又不是不认识。”
        “真的么,你只要他把那些木料的生意全让我做,我给你一千银子。”苏合模说。
        花心九用手在他的鼻梁上一刮,说:“我知道苏大老爷最喜欢什么,你不信就拉倒,什么一千两银子,这样子小气。”花心九说完,转身便走了。
        苏合模忙追上她,拉住她的手说:“只要你能办的到,你要多少,我们可以商量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伸出了一只手,瞪着一张粉脸说:“五千。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看着她那张粉脸,一手抓住她伸出的那只玉手,说:“五千就五千。”
        过了半个多月,苏合模见花心九从苏大老爷那里回来了,看她的脸色、眼神,就知道她真的把事情办好了,便找个机会,依然把她堵在她自己菜园边的小树林,一把抱住,问:“宝贝,辛苦你了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鼻子一哼,说:“小菜一碟。”
        “他是苏大老爷呢,我见都见不着。”
        “不就是个苏大老爷么?”
        “你是怎么见到苏大老爷的呢?”
        “只要他是个人,那还不容易?就你那么神乎其神的,银子呢?”花心九说完,眨着一双俏眼,把手又向苏合模一伸,四指还向苏合模一张一曲的。
        苏合模拿出一张银票,往花心九手上一砸,说:“先给你两千,余下的等我与苏大老爷谈好了,再给你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拿着那张银票,用嘴吹吹,说:“够你赚的。”说完,便往回走。
        苏合模追上,一把扯住花心九,抱住,说:“宝贝,想死我了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用手在他的胸前拍拍,说:“帮你签了个大单,欠我三千,还想要我这个人呢?你怎么这么贪心不足呢?”花心九说完,背转身便走了。
        苏合模愣在那里,想追却怎么也迈不出脚步。

        35:苏大老爷的土木工程完工不久,还没有搬迁进去,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,便有一座大殿塌了。
        所有参与工程的成员,不知大殿瓦塌究竟是什么原因,不免都提心吊胆。
        苏大老爷找了几个顶尖的建筑技术人员,查来查去,找出二个原因,一个是地下填土不实,导致基脚不牢;二是木材部分不合格,多是速生林,木质软,受不了重力所致。
        苏合模刚刚听到这个消息,不由的面容失色。这些木材确实有一些是洪灾过后在河边栽的一些速生林,那里以前都是田地,因苏布老爷的布坊在上游,河中长年浸染着染布剂,致使稻田年年歉收,洪灾过后,那些田都被洪水冲毁,便没再有人开垦出来,但那里土地肥沃,又临水边,树一栽下,几年便长成了一棵棵的大树,比其它的自然林,木质是要差了许多。
        苏合模赶忙找到花心九,把事情的原委说了,并说:“要是苏大老爷怪罪下来,我们该怎么办?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说:“什么我们?我只帮你拉单,你贪便宜,我又没叫你给他们这些劣等木材,这关我什么事呢?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说:“我给了你五千,我总不能亏进去?我能不贪便宜么?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说:“也不关我事,苏大老爷肯定不会找我,我怕什么?除非他不是苏大老爷。”
        苏合模不由哭丧着脸说:“我的姑奶奶,你就不能看在那五千两银子的份上,帮我想想办法?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说:“因为他是苏大老爷,你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他役使的一个奴才,我还真的没有办法。”
        过了几天,苏合模被苏大老爷派下来的人抓走了。那些人下来,不管三七二十一,把苏合模一捆,五花大绑,也不管苏合模呼天抢地的喊叫,把他抛上车就走了。
        因诺大的土木工程,居然塌了一殿,在药姑山所有苏氏几万人的家族地区,不免传得沸沸扬扬,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都晓得苏合模的木材以次充好,这可是苏大老爷修造的大殿啊,是我们苏氏家族的形象工程,他苏合模居然也敢以次充好,他真的是狗胆包天,连花心九张十伢等很多的外姓人也都知道,大家都在骂苏合模是有史以来的奸商,这样诺大的工程,就是毁在这样的奸商手上。
        再过几天,新的谣言又传来,说有一个神秘的女人,与苏合模有染,让工程款参与了很多的水份,才导致苏合模以次充好。花心九听了,这才有点慌了起来,她想想,他苏大老爷是什么人呢?他一手遮天呀,我是他什么人呢?我简直就是他脚下的一只蚂蚱。他是可以随时一脚踩死我的呀。她想到被五花大绑押走的苏合模,他还是一个老爷们呢,还姓苏,比我花心九的背景厚多了,也居然被绑了往车上一丢,我算什么呀?她不由的胆怯起来。她生怕苏大老爷派人来把自己抓走,特别是像苏合模一样被五花大绑的押走,头上的汗珠子不由的滚了下来。她想不出别的什么好办法,只好又去找十伢。
        十伢一听,说:“这个神秘的女人怎么会是你呢?你一个女人家怎么会去参与这样的事呢?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说:“十伢,先别管那么多,姐都急疯了,万一苏大老爷把我抓走,这么大的工程塌了,苏大老爷的面子上肯定过不去,他自己肯定不会承担责任,会推到别的人身上,会找别的人来出气,谁撞在刀口上谁就该死,我不过就是他脚下的一个蚂蚱,一脚就可以踩死的蚂蚱,在这刀口浪尖上,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        十伢说:“好办。”
        “咋办?”
        “这不明摆着嘛。”
        “咋办啊,我知道还来请教你?”
        “苏大老爷的地区你肯定是待不下去了,你只能躲到别处去。”
        “哪里去?”
        “问题是要钱啊,你有那么多的钱么?”
        “我插手这件事,我能不捞钱么?你说呀?”
        “逃到一个苏大老爷管不着的地方,永远都不再回来了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不由的哭了起来,说:“那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呀,李和平呢,他也得跟我走呀。我们都见不到你们了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不由的喝道:“见什么见,你的命还不重要么?要走就快点,别等苏大老爷派人下来了,你走都走不及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我躲在别处隐姓埋名不行么?”
        “不行。因为他是苏大老爷,他的鹰爪到处都是。”
        花心九哭着站起来慌忙就走,十伢追着她耳语道:“打扮成个哥们走,他们才不会发觉。”花心九点了点头,便忙忙的走了。(未完待续)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咸宁论坛

本版积分规则


咸宁网络问政平台

手机版|Archiver|小黑屋|咸宁新闻网 ( 鄂ICP备06018974号 )

GMT+8, 2018-2-22 03:16 , Processed in 0.303081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