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宁中医医院
格力超级品牌日

咸宁论坛,咸宁市唯一官方论坛,咸宁人民的交流平台!!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咸宁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614|回复: 0

[原创小说] 张家十伢故事连载七《智斗财主》

[复制链接]

斑竹勋章

发表于 2018-1-3 21:27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分享到: 更多

本文更多详细内容,只有注册并登录才可以浏览哟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咸宁论坛

x

        25:十伢做了这么多年的长工,还没有碰到一个比较好一点的老爷,他们不是贪财,就是好色,真的是越有钱的人越贪,越有地位的人越色。对我们这些穷人,几乎没有一个好的。
        这次碰到的一个老爷又是一样,人心都是肉做的,大家都是人,为什么他们偏偏这样贪得无厌呢?
        这个财主也姓苏,单名一个基字,叫苏基,十伢见他更贪,气不过,背后便直呼他苏鸡巴。
        这天,正是干旱的时节,十伢正在苏鸡巴的田中车水,天又热,水车又驾的高,本该两人车水的水车,苏鸡巴却只叫十伢一个人车,十伢也没法,拿着人家的钱,就得听人家的言,车得多车得少,我尽力就是。十伢正车了大半天,没有休息一下子,累的大汗淋漓,苏鸡巴又来了,他见干旱了的田还有一大块没有到水,便说:“你车的怎么这么慢呢,别车了一天,我的田还是一丘干田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说:“老爷,这车大,车的水位又高,该两个人来车的,我一个人车有点使不上劲。”
        苏鸡巴说:“人多人少一回事,你这不是车得好好的嘛,你再加把劲别偷懒就是了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本来就在不停的车,从一开始就没停过汗,见苏鸡巴还这样说,自己再这样做下去,如何受得了,不累死才怪。十伢等苏鸡巴走了,他便跳下车,将车叶下了一半,藏在一边,这样车起来,省力多了。苏鸡巴再来时,十伢便把车车的飞快,还边车边唱:
        “六月炎天似火烧,
        种田之人命难熬,
        天不下雨禾干渴,
        十伢摇车把水浇,
        老爷摇风又摆扇,
        一天几次把我瞧,
        怕我偷懒慢慢摇。”
        苏鸡巴远远的见了,见他边车水边唱着山歌,不由的赞道:“这车的多好,后生家不多说他几句,就知道偷懒。”
        这晚,十伢收工回来,天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了,并且还越下越大,干枯的河中都起水了,苏鸡巴对十伢说:“十伢,这雨下的真太好了,早知道有雨下,你今天就不用车水了。”
        第二天一早,十伢见昨晚下了大雨,今天应该没有多少的事,却不料苏鸡巴就把他叫了起来,说:“十伢,听说你蛮聪明,没有你办不好的事,今天你去帮我请几个工来,一要会做的,二要不会吃饭的。这样的人可以多叫几个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听了,心里很气,心道:世上哪有不吃饭的人呢?见苏鸡巴这样说,自己乐得休息几天,便答应了。
        苏鸡巴便给了他点零用钱,十伢拿着钱,用零用钱随便买点东西充下饥,到别处玩了三天,到了第四天,他跑到一个破庙搬了一个泥菩萨,才到苏鸡巴的大门口,便大声的喊道:“老爷,不会吃的长工请回来了。”
        苏鸡巴跑出来一看,见十伢只抱着一个泥菩萨,却不见人,便问:“人呢?”
        十伢跑到堂屋,放下泥菩萨,这才说道:“这几天,我跑遍了药姑山苏氏大家族的整个地区,会做事的人呢,倒是有很多,但都会吃饭,不会吃饭的人,我就只请到这一个,只有他粒米不进,所以我就把他请来了。”
        苏鸡巴见了,花了他那么多钱,人却不见半个,居然请个泥菩萨来,不由气的跳脚,骂起十伢来:“都说你聪明,原来你不过是一个使歪点子,不走正道的混账东西。”

        26:苏鸡巴因要长工,十伢又会做,但十伢鬼点子多,又常受他的当,便与他续订做工协议,每年给他工资一百吊,因做的时间久了,不免要损坏一些农具,所以他又另加一条,如果损坏了东西,则不论贵贱大小,每件扣除十吊。       
        十伢见他每年只给自己工资一百吊,比别的人少多了,还另外订个这样的条约,说明这个苏鸡巴小气得太无聊了,但自己要做工,不做就要饿饭,也没办法,只好答应了。
        协议一订,苏鸡巴便每天监视着十伢做工,看他有没有违约的,十伢偏偏小心,很久了什么东西也没有损坏,直到有一天,十伢吃饭,一不小心将调羹打落了一个在地上,把调羹摔做两截。苏鸡巴一见,忙站起来说道:“十伢,我家的东西不能你今日损一点,明日损一点,那还行得?我是与你订了条约的,损坏我家的东西,不论贵贱大小,每件一律赔钱十吊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听了,虽然心痛那十吊钱,但条约在先,也无话可说。
        又过了好久,十伢肩着锄头去刨田坎,苏鸡巴见中午过了,十伢还没回来,还以为他在卖力气的干活,做得忘记了时间,便先吃完了饭,再打着一把伞去田中看看,远远的就看见十伢在田中摸来摸去,不知道他在摸什么,待他走拢去,十伢大声的说道:“老爷,我好倒霉哟,我肩着锄头来,还没刨得丈把远,把个锄头紧(嵌锄把的小铁块)挖落了,我找了大半天都没找到。”
        苏鸡巴见他刨坎只刨下丈把宽,心里的气就冲了出来 ,但一想到你丢了我的锄头紧,我可以扣你十吊,还是很花得来,便说:“你既然弄丢了我的锄头紧,那我们只好按协议办事,所有东西,不论贵贱大小,一律赔钱十吊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说:“老爷,你这规矩太苛刻了,上次打断的那个调羹和这个锄头紧一起加起来也只值几文钱,你就扣了我二十吊,我一年只有一百吊工钱,经得你几扣?”
        苏鸡巴说:“纸写笔载,不论贵贱大小 ,每损失一件,赔钱十吊,我们只能按协议行事。”苏鸡巴说完就走了。
        十伢没法,只好扛着没紧的锄头回去了,一路上口里还吟着:
        “中午太阳火样红,
        十伢我今做长工,
        弄丢一个锄头紧,
        老爷罚我一千文,
        我一年的工资啊,
        又少了一千文。”
        过了几天,十伢肩着犁去犁田,因天气太热,不但人受不了,牛也受不了,没犁几下,牛就喷着白沫扑在田中不起来,任你怎么打,它就是在田中这边一滚那边一滚,实在打不过,牛就冲起来,往前一跑,十伢来不及扶犁,犁叽便断了一截在田中。十伢没法,只好把牛牵到水边,让牛休息,自己则肩着犁回来。苏鸡巴见了,忙问:“怎么就回来了?”
        十伢打着哭腔说:“老爷,天气太热了,牛不听话,热的只吐白沫,把犁叽都打断了。”
        苏鸡巴过来看看犁,见只是打断了一个犁叽,也不过是值个一吊,让他赔十吊,还是有得赚,便说:“犁耙水响,双抢正忙,先去犁田吧,我们反正是按协议办事,不论贵贱大小,损坏一物,赔钱十吊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只好换过犁叽,肩着犁又走了。过了一会,十伢又慌慌忙忙的跑了回来,只说:“老爷,不好了。”
        苏鸡巴却只叮着他,然后笑问:“十伢,你这么大惊小怪,是不是又打断犁叽怕我要你赔钱了?”
        十伢说:“老爷,犁叽倒没打断,是天气太热,牛一直就喷着白沫,犁不了,我打它,它就猛冲,我顾了犁就顾不了牛,顾了牛就顾不了犁,牛就冲到坎边,滚下去摔死了。”
        苏鸡巴一听摔死了牛,不由气的跳了起来,说:“你摔死了牛,你赔得起?”
        十伢说:“该我背时,今天又赔十吊。”
        苏鸡巴说:“一条牛尾巴,也不止值个十吊,你怎么赔?”
        十伢打着哭腔说:“老爷,不论贵贱大小,损坏一件,一律赔钱十吊,纸写笔载,我以前赔了二十吊,今天又赔了二十吊,我辛辛苦苦做一年的工资就快要扣完了啊。”
        苏鸡巴一听,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,想到一条牛就值一百多吊,还误了双抢,不由气得白眼一翻,往后一仰,一下子闭过气去。
        财主婆见老爷死了过去,吓得大哭,摇着苏鸡巴,哭天喊地的大哭起来。
        十伢见了,说:“夫人,他是闭过气去,还没死呢,我背他找郞中去。”十伢说完,背着苏鸡巴就走。苏鸡巴被十伢背着一跑,颠簸来颠簸去,一下子就醒了,睁眼一瞧,十伢背着他已来到悬崖边上,以为十伢赔不起牛要摔死他,又吓得面如土色,大叫:“十伢,莫跑了,莫跑了,放我下来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说:“该我背时,又赔十吊。”
        苏鸡巴说:“牛皮纸上写的也不为凭,以前的我都不要你赔了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说:“纸写笔载呢,,不论大小贵贱,每损失一件,赔钱十吊。”
        苏鸡巴说:“一言为定,我真的都不要你赔了。”
        十伢这才放下苏鸡巴,弯到树林里牵出一条牛,说:“做人呢,不能太奸,死去钻别人家的空子,让别的人又怎么的去生活呢?”
        苏鸡巴见牛还在,心里一开,只嘿嘿的笑了两下,说:“十伢,一年的工钱照付,以后我什么也不扣你的了。”(未完待续)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咸宁论坛

本版积分规则


咸宁网络问政平台

手机版|Archiver|小黑屋|咸宁新闻网 ( 鄂ICP备06018974号 )

GMT+8, 2018-11-21 04:41 , Processed in 0.397875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