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宁中医医院

咸宁论坛,咸宁市唯一官方论坛,咸宁人民的交流平台!!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咸宁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766|回复: 0

[散文诗歌] 成分

[复制链接]

斑竹勋章

发表于 2017-8-4 22:42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联通广告
分享到: 更多

本文更多详细内容,只有注册并登录才可以浏览哟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咸宁论坛

x
本帖最后由 阳光不锈--汪 于 2017-8-6 09:35 编辑


  那时的成分很重要,你家若是一个贫下中农的话,那可是一个硬棒棒的招牌,宛如现在的名牌商品到处吃香一般,与那些四类分子可是黑白分明的。在放学的路上,你要是与四类分子的儿子争吵的话,你可以指着他的鼻尖,或拍着自己的胸脯,昂首挺胸的说道:“你是什么?你是地主的儿子,老子呢?老子是贫下中农,堂堂正正的,你还想站在人们的头上么?”

  就凭一句贫下中农,足可以让你堂堂正正风风光光。而那些四类分子,宛如现在的冒牌商标,只要一露头,就准会有人大声喊打。

  就说那一个傍晚吧。夕阳已经下山,公社突然来了通知,要四类分子火速到公社里去开会,因通知来的急速,距公社有七八里路,而社员因散了工都各自去忙自家的活计去了,一时间,那住队干部呵斥的叫喊声简直声震屋宇,把满村的狗都惊慌的叫了起来,.人声狗声此起彼伏,住我隔壁的一位爷爷,因迟来了一步,在那锋芒毕露的呵斥之下,说了一句:“谁知道呢,又不早通知,我在山上扒柴呢。”那住队干部不由指着它的鼻子,狠狠地说道:“你反啦反啦!你这不老实的家伙,今晚就得狠狠的批斗你。”幸好我那隔壁的爷爷也不理他,独自向前忙忙的赶去。

  待他们一走,不免有人说道:“这么晚了,饭也应该让人吃点去啊,做了一天工,空着肚子还得老老实实的挨半夜的批斗。”

  像这类批斗四类分子的会,在那时很常见,我也看的较多,有一次,就在我队的一个公共堂屋的批斗大会上,几个戴着高帽子的人,可怜兮兮的站在批斗台上,不时的被人按下他们的头,低下头还不打紧,还要他们把头弯成九十度,没九十度便有人在他们的头上使劲的按,脚还要并拢,没并拢的,便有人一脚踢去,直到并拢为止,会不开完,不准他们抬头,有个戴高帽的爷爷受不了,一头栽倒在台上,站也站不起来,只好在那里坐着,而那些民兵则一涌而上,把他拉起来,按下他的头,但他实在是受不住了,民兵一走,他还是站立不住,重又倒下,民兵没法,只好一边一人的架住他,让他接着受批斗。

  他们受斗也罢,但他们的子女也好像不大干净似的,每次升学,他们的子女不管怎么会读书,怎么想读书,就是轮不到他们,这些就好像与他们无缘,有一个地主的儿子,他学习很好,特喜欢语文,一篇很长的课文我读半天都背不下,他读两遍就能倒背如流,我挺佩服他的,他特能作文,写的又快又好,但不管他怎么会读,因为那时的升学,都得由大队与住队干部推荐,他们这些子弟是永远不在推荐之列,而只能到集体去接受改造,那一段时间,我看见他独自的坐在自家的门前,看着其他的人一个一个的走在上学的路上,他就像一个掉队的孤雁一样,有着无限的说不出的遗憾。我看着他的那个样子,总是想,他那么会读书,连得0分的都上学了,他为什么就不能上学呢?我们读书不是为了学点东西,那我们还上什么学呢?

  更让我不懂的是,我有一次放学回来,只见场上堆放着许许多多的什物,有老人的千年屋,做房子的树,睡觉的棕床,磨粉的石磨,晒谷的晒帘,及衣服还有雨鞋等,而大队干部还在呵这个呵那个的搬这搬那,我向里一看,都是从那一家搬出来的呢,他们一家都还在哭哭啼啼。

  “这是不是抄家呢?”

  我找到爷爷,悄悄用手往那场上一指,爷爷悄声道:“那是打暴发户呢!”我不懂得暴发户,便问为什么。爷爷说道:“他家是有钱的地主啊。”

  托党的福,幸好爷爷是听话的公民,一直安分着,也一直清贫着,不是那有钱有财的地主。这时候我才知道“富”是那么的可耻,“穷”却是多么的无上光荣,因为爷爷穷,所以我感到无上的光荣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咸宁论坛

本版积分规则


咸宁网络问政平台

手机版|Archiver|小黑屋|咸宁新闻网 ( 鄂ICP备06018974号 )

GMT+8, 2018-2-22 03:15 , Processed in 0.337896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